@ 2014.11.15 , 00:01

能听到WiFi信号的男人

[-]

Frank Swain 自20多岁起就聋了。但现在他已经破解了他的听力,因此他能听到围绕在我们周围的数据。

以下为Frank Swain的第一人称自述。

深秋某个温暖得不合时令的一天,我(Frank Swain)走过北伦敦的邻居家门口。我能听到鸟儿在树上鸣唱,乡间道路上的车来车往,儿童在花园里玩耍,以及从邻居家里发散出来的WiFi信号。身处在熟悉的乡村生活中,不知为何觉得陌生又熟悉。

我上周才能听到这些东西。并非因为我突然基因突变了或者由于多年冥想而拥有了超能力,而是我升级了自己的助听器。在英国创新慈善组织Nesta的帮助下,声音艺术家 Daniel Jones 和我一起开发出了“幻影地图”这款工具,它能帮助人们听到wifi的声音。

我们的现代社会弥漫着数据。自从20世纪无线电铁塔占领了城镇,空气也因为挤满了无线通信而变得厚重,广播、电视、手机、卫星广播、wifi、GPS、遥控器和上百个其它的科技产品均依靠着这个平台运行。

[-]

这些系统占我们生活很大一部分,但支撑着它们运行的信号却是无形的。如果你曾想方设法为你的手机找到信号,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幻影地图运行在一个破解的iphone上,它会利用手机里面内置的wifi传感器来检索附近的信息:路由器名字、信号强弱、加密和信号远近等。信号的强弱、方向、名称和加密等级都会被转换成音频流。只要我带着我的手机,我就总能听到wifi的信号声。

重建听力是一项很困难的任务。不同于眼镜简单地聚焦,数码助听器需要重建助听器佩戴者周围的声音,放大有用的声音并抑制噪音。本质上来说,我听到的声音由电脑翻译而来,我需要听什么必须在它那里大量定制,让它觉得我需要这些。如果我余生不得不听翻译版的世界,我还能向其中加入什么想听的东西呢?围绕着我的数据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数字信号地图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主意。Timo Arnall和他的合伙人就曾发明过一些能感应wifi信号的LED灯。当这些灯暴露在数字信号中时就会亮起来,晚上就能带着这种灯照明了。

我希望自己能加入更多元素到这里面,以别人所不能的方式来倾听这个世界的事物。

本文译自 New Scientis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