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1.03 , 12:29

如何克服恐惧?

[-]
有些人喜欢看恐怖片,但是另一些人觉得看恐怖片一点也得不到快乐,杜克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中心的Kevin LaBar给出了解释:“当威胁来临时恐惧就会发生,你会看到某种特殊的提示,这个提示会刺激你产生【战斗或逃跑】反应。在必要的情况下,会恐惧是件好事。”

有些人之所以喜欢看恐怖电影、喜欢玩鬼屋和其他吓人的活动,原因是因为恐惧刺激——比如一个疯狂小丑的照片——会使刺激大脑加大神经递质和多巴胺、血清素、内啡肽、肾上腺素等激素的分泌,让身体进入时刻能够反映的状态。如果大脑随后意识到没有危险,身体就会重新进入安全状态,但是这时候兴奋感依然存在。所以说,被惊吓是很好玩的。

LaBar说:“比起恐惧,焦虑往往反映在后续阶段,人们会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情况,而焦虑的关键在于未来的不确定性或者不可预测性。”

有些人面对恐惧更容易产生害怕或者焦虑感觉,研究人员认为基因决定了人体内的血清素水平有所不同,有的人大脑释放血清素不够,产生的兴奋感不足以盖过一开始的恐惧感。因此,一个遭受过创伤的孩子面对吓人的体验往往只会有负面感受。

研究恐惧的社会学家Margee Kerr博士说:“这就是你基本的恐惧调节,我不喜欢家长拽着大喊大叫的孩子走进鬼屋或者拉他们去看恐怖电影,因为那样只会让孩子们一辈子讨厌鬼屋。”

在所有人中,女性遭受焦虑失调的可能性远高于男性。LaBar认为男女在焦虑反应上的不同和可能和进化有关。

“为什么喜欢看恐怖片的男性比女性多?为什么从事极限运动的也是男性较多?因为男性是【捕猎者-采集者】,进化赋予了男性渴望冒险渴望创新的特质,男人们要出去探索世界,而多巴胺释放这个过程巩固了男人们的此类行为,在此过程中,□□酮也会帮助多巴胺分泌。”

这是否意味着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享受跳伞,只要电影里带“驱魔”的字样就要绕开呢?

一项关于“痛苦耐受”的最新研究显示,人类可以强化对情感状态的耐受能力。研究人员强迫参与者坐在靠近蜘蛛三英尺远的椅子上,随后渐渐拉近距离,两英尺、一英尺……研究人员想通过这种方法冲淡蜘蛛对人造成的负面影响。

Kerr和同事采用的方法不同,不是用刺激物反复刺激,而是用高唤醒状态本身去反复刺激参与者。

Kerr说(在这种状态下)病人知道了他们可以相安无事,希望他们治疗结束后可以觉得更加自信更加乐观。

如果只是普通人,LaBar给出的建议是:努力克服种种(负面)感觉。

LaBar说:“如果你是一名极限运动爱好者,不要去想‘我摔得好惨,这好吓人好危险。’,而应该去想‘我摔得好惨,不过我学到了东西。’要是已经有了高压反应,就深呼吸,也可以冥想。关键是要打破害怕和担心的循环思考。”
本文译自 The Week,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2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