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27 , 15:02

如何嘲讽?

如果你在1925年那会儿的当狱警

[-]

当狱警是迈向讥讽界的第一步,也是人们首先会想到的途径。你至少应该有种族歧视思想,得是那种没受过教育的,或者没受过教育有种族歧视的人,你的工作地一定是在美国南方腹地哪座资金不足的监狱,我们就暂时定位密西西比吧。如果最后去了阿拉巴马或者其它地方也不要压力太大,如果去了弗吉尼亚北部,嗯,可能你确实会遇到一点麻烦。

好吧,不管你在哪座监狱,反正你成了狱警。随便挑个被冤枉进来的犯人,也许这家伙比你壮比你高大,你说你个子很瘦小,但是,这简直是讥讽所需的珍贵天赋啊。要保持瘦小的体格,你每天只能喝酒嚼麝鼠,这两样东西有助于培养你卑鄙的性格,而卑鄙是讥讽和奚落能够有效刺痛对方所需要的最重要的人格。

好,你瘦瘦小小而且卑鄙无耻,现在你可以辱骂铁栏后无辜的男人,好好炫耀你的权力。我觉得首先应该嘲讽他的家人吧,要不把你怎么睡他媳妇的最新详情每天说一遍?你啊你,还说这老一套——虽然这招比其它来的有效,但是,有点创新意识行不行?说归说,你不一定要真做,因为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胆小鬼。在讥讽过程中要确保囚犯的眼睛时刻盯着你,嘴里悄悄怒骂你。

好,嘲讽数月以后,有一天走到囚犯牢房前,摆出一副讥讽的姿势在他牢房前摇晃手里的牢房钥匙。然后“不小心”让钥匙从手指中滑落,掉进犯人的牢房里,再快速把钥匙拾起。这时候你动作没有犯人快,钥匙被他捡起来,你被吓的一动都不敢动,举起手枪颤抖地对准犯人,但是一定要记住你已经被吓得不行,没办法开枪。因为你是个胆小鬼,所以你在这个时候一定不敢开枪。这个时候记得要让犯人冷静地夺过你手中的枪,把枪丢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发出“咔嗒”的响,再把你揍得失去意识。希望你不会死,不过如果你真的死了,安息的时候至少你知道自己已经痛痛快快地把他奚落了一顿。

如果犯人有《绿色奇迹》那家伙的超能力更好。

如果你是个胖墩胖墩喜欢吃巧克力棒的小胖子
[-]
很少有人知道这种人讥讽别人起来一样很厉害。如果你妈妈是全美女子职业棒球联盟的成员效果最好。场景是这样的,你妈妈、你妈妈的队友、你妈妈喝的醉醺醺的教练和你一起乘坐大巴出行,大家一致觉得你这死孩子真讨厌,这让你在你妈妈比赛期间的嘲讽更具威力。你要用谁听了都特别烦的尖尖的嗓音告诉你妈妈的队伍——你们是赢不了比赛的。把大拇指塞进耳朵洞,四指张开,做出麋鹿的样子,咂舌头嘲笑她们。慢慢地来回晃动你的肥屁股。要是在嘲讽期间有人用垫子把你砸的向后跌倒也不要奇怪,你活该,因为你讥讽的很到位。

如果你是休斯顿一名精英飞行员

[-]
这很可能是最华丽的讥讽了。你要做的就是在一次执行复杂的空中军事演习里朝其他飞行员竖中指。虽然这么说,我可不建议你这么嘲讽其他人,因为你的危险举动很可能给其他飞行员带来危险。你不是种族主义者、不是懦夫、不是小胖子,所以为什么要让【你最好的朋友死于坠机】这种罪恶感压迫你?虽然坠机不是你嘲讽的直接后果,但你总是想知道【他的死确实和我有关吧?】所以,别这么做。

本文译自 Mcsweeneys,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