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22 , 17:43

钱能改变你对敌人的看法

[-]

共和党与民主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咸豆腐脑和甜豆腐脑……这些冲突双方有没有可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一想,并试着理解对方的动机呢?看来是不可能了。我们都有一种感觉,和我们作对的都是些坏人,也正是这种想法导致了冲突的发生。

但是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的一份最新研究显示,让人们更加积极地看待敌人是很有可能的。方法也很简单——付钱让他好好思考。如果对敌人有了更为正面的理解,也许互相妥协也就不远了。

虽然听上去很简单,但是结果却很复杂。

“意识形态上的敌人不顾自己国家经济和地球的安危,因为他们觉得要做出政治让步是不可能的,”研究的作者在文章中写道,“全世界各民族各宗教团体因为拒绝分享权力、共用土地和共享宗教活动场所这种对于双方都有利的解决方案,反而进行大量的暴力活动。

虽然这些冲突的源头可能有较为深远和复杂的根基,但是持续冲突所造成的惨烈结果应该足以让双方做出让步妥协。但是为什么大家就是不互相让一步呢?作者认为在分歧的最上层,最主要的原因是人们普遍对最终达成对双方都有利的协定都表现出悲观情绪,大家都有各自的假理由。

所以这些假理由成为了冲突的继续下去的理由。双方各自都相信自己是为了对本集团彼此之间的爱而战斗。他们不愿意去了解对方那种相同的爱,反而认为驱使敌人的仇恨。而且这种仇恨肯定是针对自己团体的。有了这种根深蒂固的“敌人恨我”的先入为主的思想,人们会不愿意去了解对方,而且对任何让步都感到悲观。

为了验证这种说法,研究作者调查了支持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两派美国人如何看待彼此,以及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是如何看待巴以冲突。总体来说,研究者的假设很能站得住脚。

大多数人确实认为自己战斗的动力是对彼此的爱,而敌人团结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仇恨对方,例外的只有巴勒斯坦人,他们认为双方都是因为对己方的爱和对敌人的恨意团结在一起的。研究作者认为巴勒斯坦人的这种想法是相对缺乏权力的一种反应,但是研究者并没有深入论争下去。

为了量化这种负面思想,作者们对不同个体【敌人为了爱战斗】和【敌人为了恨战斗】的相对倾向程度进行了测量。倾向的强度和协商自愿度下降、达成满意和解乐观程度下降以及其他乐观指标有关联。简单说一句话,只要你觉得敌人恨你,那么未来就会希望渺茫。

研究人员告诉一组美国人,如果他们对敌方动机的评价与敌人对自己的评价相符,就能拿到12美元。换句话说,如果你是民主党人,你给了你的对手共和党人一个自爱/仇恨敌人的评价,而评价刚好符合这个共和党人对自己的评价,恭喜你,你能拿到12美元。

谁料钱发挥了不可思议的作用,原先的整体评价颠倒了过来。更多人觉得对方这么做是出于对己方的爱。

虽然实验参与者可能为了拿钱故意去说一些对手可能会说的话,但即便如此,还是能减少倾向性得分(就是作者上面提到的)。同时,这再次显示了倾向性和对和解的悲观情绪有关,而在这种悲观情绪下几乎不太可能达成双赢的协议。通过降低这种倾向性,付很少的钱可以让人们更容易接受让步妥协的想法。

虽然给每个美国人12美元让他们对对方的政治意识形态有更好的理解不太现实。而且也不知道花出去这12美元能管多长时间。不过研究还是让我们认识到许多人的敌对思想是可以改变的,甚至可以很容易让他们重新评估自己对敌人的看法——只需要付钱给他们就行。
本文译自 Arstechnica,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