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21 , 14:55

水深火热:小费制度让女服务生更容易遭受性骚扰

[-]

Catherine Bryant已经在孟菲斯郊区的餐馆里工作了九年了。作为一个女服务生,她已经懂得如何去避开那些猥琐好色的顾客,转而去为一些举止有礼的顾客服务。但是她不得不考虑另一个问题:小费。在田纳西州以及其他20个州里,餐馆服务生的工资最低可至2.13美元每小时,这么点钱远远无法维持生活。小费便成了她们另一大收入来源。

对于许多像Bryant一样的人来说,她们只剩下两个选择:忍受一些过分的行为,或是向顾客抗议。而通常抗议的后果是扣工资。

“我知道我也有尊严,服务生也是份正经工作,我没必要出卖自己的肉体,”Bryant说,她现在住在华盛顿。“但如果那个顾客买了瓶12年的威士忌,情况可能会变得很危险。如果我对他说“嘿,放尊重点儿”,他可能就会说“你个贱人老子不付你小费了。”然后我的钱就飞走了。”

这种情况已经被一些人注意到。有些激进分子认为这种基于小费制度的最低薪酬会伤害到那些餐馆服务人员。

在一份ROC新出的报告里面,他们调查了688个服务生发现收到小费的人相对于没收小费的人来说有更高的几率遭到骚扰。他们还说基于小费制度的最低薪酬设定会让服务员有更高几率受到骚扰。

当然以上调查一点也不权威。不过还是有团体以此为依据抗议小费与最低薪酬挂钩的这种制度。

“在这种制度下,服务生必须依靠小费来赚钱。这无疑使得一些人不敢或是不愿站起来维权或汇报性犯罪。”报告说。“这种制度贬低了人类的价值与尊严,强化了经济所带来的力量,使得服务生更容易遭受性骚扰,甚至是性侵害。”

一些激进团体已经用了好几年时间来尝试终结这种制度,他们认为这样的最低薪酬是“不可依赖的并且不公正的”。但是餐饮服务行业正试图反击并保护这种制度。

全国餐饮协会驳回了此报告,说这带有偏见而且并不严谨。

“他们是想混淆小费制度。”Katie Laning Niebaum说。

餐饮协会说侍者通常能得到不错的薪水,新手一小时可以得到16美元而经验丰富的服务生则能赚22美元。(但劳工统计局说2012侍者平均工资是8.92美元)

当然小费与骚扰的联系也是有科学依据的。2008年一篇文章就提到推销员在快拿到佣金时就对一些越界行为不太在乎了。2013年一篇硕士论文也提到薪资会影响侍者对“某些”行为的回应。

Michael Lynn,康奈尔酒店管理专业顾客行为与销售的教授,认为导致性骚扰的并不仅仅是小费。

“这可能听起来挺糟的,不过也许罪不在于小费而在于他们太吸引人了,”Lynn说。那些收小费的人同样也受到了同事和上级的骚扰。雇主通常会让长得好的人去前面,也许这能解释为何收小费多的人会受到更多骚扰。

Lynn还认为不同的最低薪酬的算法并不是性骚扰的元凶。也许只是用不以小费来决定最低薪酬的州的人更有教养而已。

先前提到的Bryant说搬到华盛顿后情况改善了很多。她现在在14号街那儿工作。那儿的人更关注美食而非侍者。如果顾客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这件事便会很快传开。训练有素的侍者也是十分重要的人才了。

“这个餐馆并不小,但也不是什么巨头。他们很爱惜名声。现在我觉得安全多了。”
Bryant说。

本文译自 The Washington Post,由译者 Loading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