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20 , 08:56

所谓保守和成见,其实是因为智商低

[-]

实在没有温和的方法来表示这一观点:接受种族主义和偏见的人可能只是愚蠢而已。势必会激起公众讨论的一项新研究如是说。

儿童时期的低智,当ta成为成人,更可能固守偏薄的态度。

安大略省布鲁克大学的首席心理学家戈登·霍德森说,这些结果体现出了一个恶性循环。低智力的成年人往往倾向于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反过来,保守主义高压的等级和变革的阻力,使得保守主义的态度有助于偏见。

偏见是十分复杂和多面的,使它变得不同的关键是让偏见的任何因素都被发现并理解。

研究结果中有三个热点话题。

“他们已经在争议性话题取得节节胜利,”布赖恩·诺塞克说道,他是弗吉尼亚大学的社会和认知心理学家但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在人的智力,政治意识形态和种族主义中查找这三个变量之间的关系,它必将打击到一些人。”

调查数据以及其他社会和政治科学的研究早已表明,偏见多见于那些持有右翼理念的党派人士,诺塞克这样说。

“这项研究的独特贡献是试图在这个最具挑战性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诺塞克说 “不是说这样的关系存在,而是为什么存在。”

大脑和偏见

此前的研究已经发现,低教育程度和高水平的偏见之间的联系,霍德森说,这样的话接着研究智力似乎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方向。研究人员转向了在英国关于公民的两个研究,跟踪出生于1958年3月和出生于1970年4月的人,这项研究中孩子们的智力测量在10、11岁时进行;成年人的在30、33岁,同时对他们的社会保守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水平进行了评估。

对于孩童的智商测试包含语言和图像,要求他们发现字或符号间的差异性与相似性。针对成人的测试有四个方面,其中包括回忆数字,形状绘图,定义单词和识别单词模式之间的异同。平均智商为100。

社会保守派的鉴定是看谁同意哪些文本,如“如果妈妈是全职工作,家庭生活会受到影响”(妈妈不该全职工作)和“学校应该教孩子服从权威。”对其他种族的态度是通过对立情绪的测量的,如针对语句“我不介意与其他种族的人合作。”(这些问题衡量明显的偏见态度,但大多数人,无论多么平等,都抱着无意识的种族偏见;霍德森的研究不能针对这种“地下”种族主义)

正如猜想的那样,童年的智力低下对应着种族主义的成年。但是,这说明了这两个变量之间的关系的政治因素:当研究人员纳入社会保守主义的分析,这些意识形态占了很多脑筋和偏见之间的联系。

较低智力的人同样与其他种族的人更少接触

“这一发现与最近的研究一致表明,族际间的交往是费脑和充实认知的,同时也与另一个结果相吻合,即接触能减少偏见,”哈德森与他的同事们,1月5日发表这些结果在杂志《Psychological Science》网站上。

平均数的研究

霍德森很快就注意到,尽管智力低下和社会保守主义之间存在的联系,研究人员并不认为所有的自由主义者聪明,所有的保守派愚蠢。这项研究的结果是平均值在一个较大范围下得到的,他说。

“有非常伟大的保守派也有不那么坦荡的自由主义者,还有很多非常有原则的保守派,很不宽容的自由派,”哈德森说。

诺塞克给了另外一个例子来说明望文生义的危险。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男人平均比女人高” “但是你不能说,如果你随机一个男人,再一个随机的女子,男子永远是更高的。这会有大量的错误。”

尽管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极端右翼意识形态更容易吸引那些无法掌握复杂世界的人。

“社会上保守的意识形态总是倾向于提供结构和秩序,”哈德森说,这解释了为什么这些信念可能会被那些低智商者接受。 “不幸的是,其中的许多结构和秩序也有助于偏见。”

另一项研究,哈德森和Busseri在美国比较了具有相同的教育水平,但不同层次的抽象推理能力的254人,他们发现了适用于种族主义的,可能也适用于同性恋恐惧症。

不擅长抽象推理的人们更容易表现出对同性恋者的偏见。在英国公民中,缺乏与同性恋接触的人,更会接受右翼独裁思想解释了这种关联……他们发现了适用于种族主义的,可能也适用于同性恋恐惧症。不擅长抽象推理的人们更容易表现出对同性恋者的偏见。

简单的观点

霍德森和Busseri的发现是合理的,诺塞克说,但它只是有相关性。这意味着,研究人员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低智商会造成后来的偏见。要做到这一点,你就必须以某种方式随机分配,相同的人是聪明还是愚蠢,就是自由派或者保守派。这些有各种影响结果正确因素的研究,显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其中必须控制的因素,如教育和社会经济地位,能使他们的案例更具说服力,诺塞克说。但也有适合的数据的有不同的解释。例如,诺塞克说,一项研究对于左翼自由派幼稚的刻板印象如“每个孩子都是天才”发现,持有这些态度的人并不乐观。换句话说,它可能不是与愚蠢的特定意识形态相关联,而是一般的极端看法。

“我的猜测是,它并不似他们的表现的模型般简单”诺塞克说。 “我认为,较低的认知能力可能会导致用各种简单的方法来理解世界,其中的一个可以在右翼的(极端)意识形态在那里‘我并不知道别人是否有对我有威胁’,并认为‘世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另一种简单的方法是只假设每个人都很好(共和)。”

偏见是种特别的趣味,因为认识到种族主义和偏见的原因就能消除它们,哈德森说。他举例,许多反偏见计划鼓励参与者了解别人的观点,因为思辨式的精神运动对于低智者来说太困难了。

“也许是认知限制了从另一角度看问题的能力,尤其是以外国人的角度来看的能力,”哈德森说。 “大部分现有的研究文献表明,我们的偏见的主要来源是情感,而不是认知,这两条信息表明,既有成就的研究人员应该要考虑改变战略,改变偏见的方法是改变对外类族群的感情”,而不是思想。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由译者 Jim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