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09 , 08:35

史学家在古籍中发现800年前的学生涂鸦

[-]
中世纪学校男孩在道德教科书中的无聊涂鸦。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世纪古籍史学家Erik Kwakkel在他的中世纪抄写员笔测验研究中,翻遍了荷兰莱顿大学的古籍与手稿。中世纪抄写员所谓的笔测验即是用鹅毛笔涂涂画画一些素描、涂鸦与线条,来测验鹅毛笔的质量。这些涂鸦包括一些笑脸、直线、曲线、或是几何图形,涂鸦通常都存在书本背面的空白页中。Kwakkel还说:

从古籍史学家的角度来看,笔测验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抄写员通常会使用自己原生的笔迹来涂涂写写。当抄写员来到一个新的抄写环境(另一个国家或是宗教地区)抄写重要书籍时,他们会改变自己的笔迹风格来适应要求。然而这些涂鸦完全是他们原生的笔迹风格,这样一来就能留下关于抄写员的一些信息。

换种方式来讲,这些涂鸦就像是他们的印记与签名,一点点关于那些默默无闻、无法在他们的工作中留下痕迹的抄写员的线索。因为在当时任何夹带私货的素描与抄写员的姓氏首字母都不允许出现在手抄本中。

Kwakkel多数的发现都是标准的笔测验,然而在这些13、14世纪古籍中还有一些关于人类永恒话题的涂鸦,比如说爱情、道德与宗教,但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却是无聊。看起来在那书籍稀缺的年代阅读哲学、法学书籍依旧会让人无聊至死。其中一些涂鸦发生在书籍出版后的好几百年,看来无论何方圣神都抵挡不住无聊的侵袭。

[-]
[-]
[-]
13世纪的图书,14或15世纪的涂鸦。

[-]
发生在13世纪法律手稿上的涂鸦。

[-]
有着尖尖鼻子的学生,莱顿大学图书馆。

[-]
荷兰莱顿大学,14世纪的涂鸦。

[-]
中世纪抄写员笔测验后的作品,来自牛津大学图书馆,15世纪。

对我们来说很开心的是,Kwakkel将这些历史涂鸦发布到了他的TwitterTumblr和他最新的博客网站medievalbooks上。他对这些涂鸦的热情已经燃起了两家学术出版社和美国公共广播电台关注。

本文译自 Colossal,由译者 feeling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