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08 , 16:16

最后的旅行:即将失明的俩兄弟结伴横穿美国

患有退行性眼疾的俩兄弟为了在完全失明前看遍美国个风景,完成了一生仅一次的横穿美国公路旅行。

38岁的Justin Purvis和43岁的Tod Purvis均患有无脉络膜症,医生已经警告过这对兄弟,说这种疾病会导致他们逐渐失明。

这俩兄弟最近都有管状视野。Tod还留有一半的视力,而住在新泽西的Justin,只有左眼还剩下原先视力的百分之15了。

来自洛杉矶的Tod说:“当2008年我的视力开始下降时,我真的觉得很沮丧。那时候我常常下了班就回家然后坐在自己的公寓里面——现在我想走出来,趁自己还能看见的时候看看这个世界。和Justin一起旅行让我走出了自己的公寓,每天都能看见新事物让我有了一种更加积极的态度。”

管状视野影响了俩兄弟的周边视觉、夜视和远视能力以及他们的色觉。

Tod是一名电视编辑,他说:“感觉就像从一根长长的管道往下看,你能够看到最底下的光线,可管道周围还包裹着镜面——感觉像是从一个静态的万花筒看这个世界。在你的视野有部分缺失,因此你的大脑会用你能看到的颜色来填补边缘。”

[-]

俩兄弟从纽约到洛杉矶一共走了1.3万英里,去了亚利桑那州的大峡谷、怀俄明州的魔鬼塔、黄石公园和尼亚加拉大瀑布。

他们开车走过了这些地方。Tod还能开车,但Justin已经是法定盲人了。他们要去美国最美丽的地方,这样他们就能把这些地方的景象永远地留在他们的脑海。

[-]

[-]

[-]

Tod说:“我们想去看一些自己从未见过的地方,也想重新看看那些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我们想尽可能地往自己脑袋里装满美景。魔鬼塔至今留在我的脑海里,它还曾出现在《第三类接触》里面呢。在我们来这里之前还从未见过如此超现实的景观,因此我们在魔鬼塔逗留了几个小时。”

Tod和Justin也回访了大峡谷,他们小时候曾和家人一起来这里渡过假。由于知道他们自己也许再也看不到这种景象了,他们觉得这次的景观更美。在他们失明前,他们决定一直就这样旅行。

Tod说:“我想看各种东西,我想看的不仅仅是地标性建筑,我还想参观博物馆和美术馆。也不仅限于美国——我们想环游世界。我打算明年去阿拉斯加州,我和妻子最近才去过加拉巴哥群岛。”

[-]

[-]

[-]

[-]

尽管无脉络膜症在患者小时候就有体现,但大多数患者直到30多岁快40岁才会失去大部分视力。5万人中大约有1人患有此病,此病主要在男性身上发作。

Tod说:“如果我真的完全失明了,我最怀念的应该是日落这一景观。我会想要看看那些我所爱之人的脸,不过我还是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这能帮助我回忆起他们的长相。但我还是没法接受自己再也看不见妻子的脸了。”

这对兄弟于2010年将他们那难以置信的横穿美国之旅拍成了电影。这部电影名为“Driving Blind”,今年才面世,人们可以在vimeo上面租到这部电影,不久后亚马逊上面也会有卖的。

制片人在纪录片网站上写道:“我们刚开始拍电影时,Tod和Justin至少还有一半的视力。最后他们的视力越来越糟糕,如果我们知道他们实际上在开车时接近失明的话,就不会有这场旅行或者这部电影了。Justin在旅行结束时已经成为了法定盲人。”

[-]
[-]

[-]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