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08 , 14:40

用生命自拍:被枪击的我是如何痊愈的

[-]

2013年7月5日,纽约布鲁克林区当地居民Antonius Wiriadjaja正走在地铁里,突然他听到一声鞭炮响,在意识到这是枪击的发出的声音的同时,她盯着眼前的一位女士,心想是不是这可怜的女人被枪击中了。但是,朝下一看,他发现胸膛汩汩地流血,这才知道中枪的是自己。

[-]
枪击发生后不久

30岁的Wiriadjaja可以说非常幸运,虽然子弹射中了胸膛,却避开了所有重要器官,反而朝肠子钻去。经过四天的昏迷后Wiriadjaja进行了7个月的治疗,最后基本上没什么大碍地活了下来。

然而枪击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肉体和心灵上的疤痕,也许会一直陪着他。于是在枪击发生三周后,他在自己的博客中用每天一张自拍总共425张照片记录下痛苦的疤痕渐愈过程。

[-]

[-]
“很高兴我还活着,身体在恢复我也很高兴。看看吧,这就是把枪交到不会瞄准的疯子手里的结果。”

他在医院的时候有了这个想法,他和母亲拍了一张自拍,把照片发送到社交网络上。朋友和亲人的反响非常热烈,这让他决定继续拍下去。每张照片中他都撩起上衣,举着胳膊。

[-]

一开始他觉得这么做能起到倡议枪支管制的效果。其实射中Wiriadjaja的男人当时实际上瞄准的是另外一个妇女,射中他完全属于意外。Wiriadjaja说开枪的男人觉得那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这哥们后来被逮捕,现在还在等待审判)

“现在我知道这不仅仅是关于枪支管制,也是关于人的处境。(通过这些照片)我想提醒人们一个混蛋朝我开了枪,但是数百个人帮我挽回了一条命。”

[-]
小朋友你这么玩家里人知道么

Wiriadjaja目前在纽约大学教授动画课程,他打算在上海纽约大学开始新的教学工作。他不打算继续住在布鲁克林,这里的房租太贵,长时间的治疗让他不能工作,也就交不起房租。幸运的是一家非营利机构听说了他的故事,决定为他在曼哈顿唐人街社区提供资助住宿。

“我猜现在如果要在曼哈顿租到一间套一公寓,必须得挨上一枪。”
本文译自 Fast Coexist,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