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07 , 17:47

科学家证明心灵感应可以实现

[-]

就在不久前的一次实验中,身在印度的一人对位于法国的另外三人说出了“hola”和“ciao”(分别是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你好”的意思)。在今天这个网络、智能手机和国际电话盛行的年代,这件事好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壮举。但是这几句问候并非用嘴说出来,也不是打字输入,更不是发短信。这次备受质疑的沟通发生在一次实验的几名参与者身上,这也是有记录以来第一次脑对脑沟通。

研究团队成员来自巴塞罗那研究机构Starlab、法国公司 Axilum Robotics以及哈佛大学医学院,他们将研究发表在本月早些时候的《PLOS One》期刊上。研究作者之一也是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的非侵入性脑部刺激贝伦森-艾伦中心的主管,同时还是哈弗大学医学院神经学教授的Alvaro Pascual-Leone希望该研究和后续研究有一天可以为无法开口说话的病人找到一条和别人沟通的方法。

“我们希望能改善那些有困难人们的交流方式——就是那些不能说话或者有感知障碍的人,”他说,“我们能不能解决这些障碍,让他们和其他人或者和一台电脑相互沟通?”

[-]

Pascual-Leone的实验取得了成功——不过他也承认这次测试更大层面上说属于一次概念验证,这种技术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依然处在非常非常初期的阶段,但是我们演示用现在可行的技术都可以做到这样。这和在电话里说话和发送莫斯密码是不一样的。”

Pascual-Leone的实验步骤非常冗长。首先研究团队将字母转化为二进制代码,例如h就等于00111。随后将脑电图(EGG)传感器连接在发送者头皮上,动手就代表1,动脚就代表0。随后,代码通过电子邮件被传送到接收者那里,在这一头,接收者被蒙住眼睛,头上佩戴着一台经颅磁刺激(TMS)设备(TMS是一种非侵入式的刺激脑内神经元的方法,常用于治疗抑郁症)通过TMS设备刺激接收者的头部,他会看见快速闪过的光。闪光一次代表1,空白一次则代表0。由此代码被重新转化为文本,重复这条信息用去了约70分钟的时间。

人们对于这种方法的创新程度还存在一些争论,IEEE Spectrum认为该实验和华盛顿大学去年进行的一次实验非常类似。在那次研究中,研究人员也用到了一样的EGG-TMS构造,但是他们没有向参与者发送脉冲光,而是刺激参与者的运动皮质,让接收信号的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敲击键盘上的某个键。对此,Pascual-Leone争论说他的研究确实值得关注,因为接受者对沟通是有意识的。

尽管如此,两项研究都只能说向心灵感应工程学的建立迈出了一小步,要完善这项技术,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最后的目标是去除沟通过程中的电脑中介,实现人与人之间直接的脑对脑沟通。

除了医疗领域,脑对脑沟通在其它许多领域也有作用。比如说,士兵可以在战场上直接向其他人下达命令,发出警告。不单是士兵,平民也可以从中获益。在谈判过程中,商人们可以直接向伙伴示意;棒球比赛中投球手和接球手也可以直接交换想法,避免了眼神交流被击球手捕捉到。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 Mag,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