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0.04 , 18:23

动物们怎么High

[-]

动物的本能喜欢寻找刺激,不管这种感觉是来自于清晨的第一杯咖啡还是体育锻炼后内源性□□素的激增。这种感觉根植于所有生物都共享的化学成分当中,科学家和小猫玩具制造商很久以前就知道动物和人类的有些相同的生物反应,它们有时候也会High,下面就是些例子。

喵星人们喜欢猫薄荷里一种叫做荆芥内脂的化学成分。这种行为的机能目前还未知,但是已知的是喵星人闻到这种成分时候的反应,一旦它们发现了猫薄荷的味道,他们会冲向那个物体,开始用爪子抓,□□,舔,欢乐的在原地打滚。喵星人在头部两侧和爪子都有气味腺。所以通过抓以及满地打滚,它们在宣布对该物体的所有权。然后,你就会观察到high了之后的典型表现:流口水,睡觉,兴奋地跳来跳去,咆哮,咕噜咕噜叫,□□,对着看不见的物体喵喵。这种表现不仅仅限于家猫,老虎,豹猫、美洲豹这些大猫也是这个样子的。大约三分之一的家猫无法体验这种感觉,愚蠢的隐性基因。

汪星人也会high。狗喜欢舔蔗蟾蜍的有毒分泌物,汪星人会不断的寻找蔗蟾蜍一直闹它们,直到它们分泌出含有蟾毒色胺或者5-HO-DMT的有毒的乳白色液体,然后舔舐干净。是的没错,就是那个DMT(色胺类致幻剂,药性强)。

在食用完DMT后,汪星人们就会舒服的躺着,非常的激动和愉悦,去追一些看不见的物体,甚至是看见什么都想抓住。目前这个问题在澳大利亚非常的严重,因为蔗蟾蜍被引进来控制甲虫的数量然后成功变成了当地的入侵物种。

当汪星人过于High的时候,问题就来了。如果他们把蔗蟾蜍吃掉了,或者舔舐了过多的话,很可能癫痫发作陷入昏迷,所以当你看见你家汪星人在追蔗蟾蜍的时候,戴上手套,把蔗蟾蜍丢掉,然后用干毛巾尽量把毒素都擦掉。但是如果你家汪星人是瘾君子的话,建议你现在就给院子围上至少15Cm的栅栏。蟾毒色胺在很多地方都是非法的,但是我估计警察不会把你的狗狗抓起来。

沙袋鼠

说到澳大利亚,你们知道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合法药用罂粟的生产地吗?当然,当地的沙袋鼠也注意到了这个事实。当地的农民报告称沙袋鼠偷吃了罂粟然后High到不行,一直蹦蹦跳跳转圈圈,直到精疲力尽的倒下,压倒一片作物。

绿长尾黑颚猴

圣基茨的绿长尾黑颚猴最开始是从发酵的甘蔗中寻找感觉,现在它们找到了一种更好的方法--偷游客的酒。它们会偷偷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颜色最显眼的鸡尾酒偷走,但是最有趣的是它们喝酒的方式和我们是一样的。有些猴子只喝一点点,有些淡定的慢慢喝,有些就是直接喝到过去。有些不愿意一起喝,只喝软饮料。

大象

绿长尾黑颚猴并不是唯一喜欢喝酒的生物,大象也喜欢。传说它们吃水果或者或用自己的胃作为发酵锅不知道是否属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喜欢喝酒,它们也会像猴子一样从我们这把酒偷走。随着大象的生态家园遭到破坏,它们越来越频繁的闯入人类的家园然后突然发现人类的食物很美味。当地农民开始酿造米酒的时候问题就来了,大象推到小屋偷米酒,然后喝的烂醉,喝醉后就开始摧毁村庄。还发生过事故就是一群喝醉的大象把三个活人踩死了。

大角羊

这种生物比较有趣,因为它们用的是我们平常不怎么会在意的东西——苔藓。苔藓是复合生物,由光和藻类或者是蓝细菌和真菌组成,这些藻类和真菌是互利共生的关系。真菌给藻类或者是细菌提供食物,而藻类或者细菌需要依赖真菌给它们在恶劣的环境下提供生存环境。它们合作的很愉快,基本上在地球的每个角落都可以看到苔藓。据说大角羊会离开舒适的生存环境去寻找特定的苔藓。由于苔藓无处不在,所以这些大角羊通常是在危险的悬崖边找到苔藓。大角羊会用羊角把他们刮下来。它们非常享受刮苔藓的这个过程,通常会把牙齿都磨光导致挨饿。它们甚至在刮苔藓的过程中就走向了死亡。本地人后来发现这些苔藓是迷幻药。

通常很少听说真菌会产生迷幻的化学物质,这么多动物喜欢食用迷幻的化学物质只能说我们对于这一个领域的研究还是太少了。只是在文学作品中极少的有提及到当地人实用苔藓作为迷幻作用。

我们像沙袋鼠一样享受着罂粟,像绿长尾黑颚猴一样我们用酒精来显示我们的优越,我们醉的像大象一样,虽然我们吨位不及大象,但是酒后驾驶还是可以造成同样的伤害程度。我们像汪星人一样喜欢DMT的化学物质然后爱去追寻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上帝是懒惰的,整个物理化学世界的成分那么多,仅仅只有几样一直在被重复的实用。自然的慷慨在于当你有了足够的脑细胞却也会不可避免的被某处的一个被重复利用的分子所影响。想要High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情况,而事实上我们总是不愿意承认这一个事实。一旦我们承认了这个生物事实,也许我们能有一个更好的世界,然后结束这场和□□的抗争。

本文译自 ANIMAL,由译者 Sprit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