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27 , 20:13

美国人的烦恼:付小费

[-]

上周,万豪酒店(Marriott)发起了一场号召顾客为清洁工付小费的运动。给酒店清洁工付小费被认为是有礼貌的行为,不过仍有大概30%的美国人不知道这个约定俗成的规矩,而没有付过小费。(通常的建议是每天在桌上留上1~5刀)

万豪是一家高利润的连锁酒店,仅在今年上半年就赚取了高达3.62亿美元的净利润,去年全年的利润额则为6.26亿美元。为了确保其雇员的时薪超过8.3刀,一个简单的做法是,增加他们的工资。包括我在类,很多人都在各种场合宣传过另一办法,即让顾客把给小费当做一种习惯。通过这一办法,雇主们就能把客观的工资压力转移到顾客身上。这一情况甚至被写入了联邦法案:有小费收入的雇工,例如服务生,出租车司机和调酒师,最低时薪为2.13刀,而不是其他职业的7.25刀,前提是他们的小费能够弥补其中的差额。这为雇主们节约了一大笔钱,因此,他们极力推崇这一传统,并且反对提高除去小费收入的最低时薪,尽管这一标准在过去的20年内就没怎么变过。相比之下,酒店的清洁工算是幸运的了,他们至少拿得到最低工资。

那些号召大家抵制付小费给酒店清洁工,以让万豪酒店支付足额工资的人,则做得有些过火。Annie Lowrey在纽约的一个杂志上坚称:“付小费是个非常可怕的习惯,这种可怕的习惯让员工能拿到的钱少得可怜。”她反问到,“为何要用这种现象把员工分割出一个新的阶层呢?”

因为,如果不再付小费的话,受伤的是劳动者自己,这就是原因。

是的,付小费有时候让人恼火。实际上,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小费被用来奖励良好的服务。服务好坏只决定小费金额的百分之一。更多的小费则被用来奖励那些有吸引力,年轻,□□,金发碧眼,娇滴滴的白人女侍,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

但是,究竟有多少低收入者靠小费过活呢。收紧你的腰包并不会改变雇主们的工资标准,他们通常只付给员工最低工资。这就意味着,工人们能带回家的少得可怜。当然,很多情况下,为那些有小费收入的员工,按规定,雇主们也得付至少7.25刀的时薪,但他们通常并不遵守。有小费收入雇工的贫困率是平均的两倍,餐馆服务生则几乎是三倍之多。损失餐费20%的服务费,对他们而言简直是灾难。

拿酒店房务员来说,他们承担繁重的工作为你打扫房间,赚取一点点回报。所有女佣和房务员时薪的中位数是9.41刀,或每年19570刀。酒店工人的伤病率比其他服务行业高40%,其中,最容易受伤是房务员,他们比酒店的其他同事伤病率高50%。大约80%的房务员都患有与工作相关的疾病,这一结果并不让人惊讶,他们要收拾整理一些重物,还要跪在地上清理房间。情况正越来越糟,雇工们抱怨,雇主要求他们一次打扫更多的房间。

你可能更习惯给提行李的侍者或是帮你泊车的侍者以小费,只因为他们的工作是你目见的。房务员的工作更加辛苦,只是你很少和他们面对面。隐形的劳动同样值得给小费。和男泊车员(一般为男性)相比,女房务员(一般都为女性)同样对得起那份小费。

万豪酒店号召号召公司所有的连锁酒店(即所有雇主)只付最低工资标准,还要推动联邦政府提高最低工资,以保证所有员工都能获得合理的最低工资保障。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我们需要付出小费。我们需要这样,直到我们生活在一个人人报酬合理的世界—虽然还很遥远—我们终可以取消小费。反对之声如此强大,实行起来也有诸多障碍,小费对那些需要的人却如同生命线一样宝贵。

本文译自 The Nation,由译者 puuuuuma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