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27 , 11:11

脱口而出的抱歉,不是道歉

[-]
现如今道歉泛滥,但要在现代社会生存,这是必备技能。

我(原文作者)经常说对不起。在我的大部分电子邮件中,必定以“sorry I haven’t written in X”开头,而X可能会追溯到10年前,这样写能有效地消除长久不联系带来的尴尬。在地铁上,当我的食物掉到别人的脚上时,我会道歉——甚至有时候别人的脚碰到我我也要道歉。这些都是我下意识的行为。

显然,我是为了道歉而道歉。这让我意识到如今道歉已经被用滥了。Payscale.com说:“过多的道歉会让你的职业生涯处于抱歉状态。”《商业周刊》总结道:“你说的抱歉越多,你的道歉就越没意义;你的道歉越没意义,你就越容易把抱歉说出口。”《时代》说:“道歉是另外一种稀释我们责任的简单方法,这种方法能软化我们的所作所为,将我们的失误伪装成好事。”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没觉得抱歉。

抱歉有不同形式。一种是真诚的道歉——“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吃掉了你那条获奖的锦鲤。”不过人们通常很少这样真诚地道歉。第一,我们要做错事。然后我们做的错事要为人所知——作为人类,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掩盖自己犯下的错,随着人类的进化,人类也越来越擅长掩盖自己犯的错。

另外一种是不叫道歉的道歉,这种道歉带有讽刺意味,用一句话来比喻就是:“如果我冒犯了你,那么我感到很抱歉,不过锦鲤真的是一种很丑的鱼。”

第三种抱歉比较随意——“抱歉,不过你能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抱歉,不过锦鲤是什么玩意儿?”这是我的三种道歉形式,我知道这样做的不只我一个。我们所有人都这样做。但正是这类道歉带有攻击性。

对于那些反感道歉的人来说,一旦他们意识到道歉有不同的使用方法,他们就会认为所有的道歉都是一个意思。这种想法并不对。当我真诚地向人道歉时,并不会用随意的态度道歉。我在会议上迟到5分钟或者不小心踩到了别人的鞋子,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抱歉。我道歉是因为我在表达同理心——但这种感情不深刻,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是小事。我知道踩到你会让你不开心,但我也觉得车厢里面那么多人,你不一定会注意到这些。至于开会迟到,尽管我知道我没到你们就开始开会了,我也知道我本可以翘掉这个会议,没人会注意到我,但我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心理学家称之为“低成本的人际策略”——你有可能会因为我做的事情感到不舒服,那么我用抱歉这两个轻飘飘的词就可以平息你的怒火,用以表明不论问题有多么微不足道,我都理解你的难处。抱歉是社会上的一剂润滑油,它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语言学家John McWhorter认为,“like” “totally” “LOL”这些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用词表明,作为一个社会人,我们对别人的态度越来越敏感。他觉得人们能够从这些词语中知道别人的态度。

“sorry”这个词同样如此。由于我们交流方式的改变,sorry在我们的日常交流中也变得普遍。有了群邮件和群讨论之后,我们意识到不论观众多寡,我们必须经常站出来与人交流。其他人在看着我们,所以我们更需要对自己在他人面前的言行负责。

人们为很多事情道歉,尤其是年轻人,我们要对他人的感觉和私人领域有高度敏感性。当我们步入他人的私人领域时,我们更愿意道歉——这一次同样不是出于忏悔,而是出于同理心。

商界同样如此。更优秀的人会取代你,为弱者准备的工作保障也是出于同理心。职场生涯就像一场大型的摇滚秀,Tina Turner和Mel Gibson都不会向他们杀死的花花公子们道歉。

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现代人更有竞争性,对于有的人来说,道歉是弱者的标志。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有些人认为如果我们把态度放好一点,我们就能轻松一点。在日常对话中多说一点抱歉是让自己轻松的最好方式。如果有人因为你说了太多抱歉而认为你是弱者,由着他们去吧。你没什么可道歉的——除非别人知道你吃掉了他获奖的锦鲤。

本文译自 themorningnews,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