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27 , 16:46

担心另一半先走,比利时老夫妻决定一同安乐死

尽管身体上的疾病不足以夺走他们的生命,一对年迈的夫妻还是决定成为世界上第一对实施安乐死的夫妇。这对夫妻之所以这么决定是因为他们担心另一半先死去,被留下的自己会孤单地度过余生。

89岁的Francis和86岁的Anne育有3个孩子,他们这3个已成年的孩子说如果父母有一方丧偶,剩下的那个他们将没法照顾。他们的孩子甚至找到了愿意替他们痛苦的父母实施安乐死的医生。

[-]

这对来自布鲁塞尔的夫妻由于年迈,正在接受定期治疗。Francis由于前列腺癌已经接受了20年的治疗,他一天都离不开吗啡,而部分眼盲的Anne也几乎要成聋子了。他们经常一起外出购物,因为他们俩人都很担心有一天另外一个回不来了。他们不想去养老院,因为他们担心在养老院中卧床不起,连想要安乐死都没办法。他们还担心一个好一点的养老院会耗空他们的棺材本。

他们之前还打算于2015年2月3日自杀,那一天是他们结婚64周年纪念。他们曾计划在那一天服食过量安眠药,然后把塑料袋套在自己头上。

Francis说:“我们决定一起离开人世,因为我们都对未来不抱希望。我们害怕孤独地活着。”他们最终决定安乐死,因为他们担心自己没勇气自杀。Francis还说:“从20楼跳下去需要勇气,而我没有勇气。上吊也需要勇气,跳河同样需要勇气。相反,医生给你打一针,让你沉沉地睡去,这不需要什么勇气。”

[-]

安乐死于2002年在比利时正式合法化。他们55岁的儿子John Paul请求医生让他的父母安乐死,但因为没有理由这样做,医生拒绝了他。John在弗兰德斯(比利时百分之82的安乐死都在这里实施)找了一家愿意为他的父母实施安乐死的医院。

Francis说他和Anne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他说:“没有我们的儿子和女儿,我们不会成功地做到这件事。我们并不悲伤,我们很开心。当我们得知能够一起离开人世时,感觉就像一直在隧道里的人突然重见光明。”

这对夫妻的女儿说她的父母像计划旅行一样,谈论着自己的死亡。John Paul觉得为他的父母一同实施安乐死是“最好的选择”。他说:“如果他们中有一个人要死了,留下来的人将痛不欲生,只能完全依靠我们。我们不可能每天都过来照顾留下来的人。”

这对夫妻并不是比利时第一例选择安乐死的人,在比利时平均每天有5人安乐死。2012年,45岁的Marc and Eddy Verbessem是一对耳聋双胞胎,当他们得知自己会失明之后,他们决定安乐死。解除精神上的痛苦也是人们决定安乐死的原因之一。44岁的变性人Nancy Verhelst在医生办砸了变性手术后,决定安乐死。今年九月初,□□犯和杀人犯Frank Van Den Bleeken成为第一个能安乐死的囚犯。

即便如此,比利时这对夫妻决定一同安乐死的事情还是让英国反安乐死的人感到震惊。在英国,Falconer男爵所协助的垂死议案将在11月征求上院议员意见。为议会调查安乐死的Berriew的Carlile男爵说:“这是安乐死不恰当使用的危险例子。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如果在英国要让安乐死合法化,一定要配之以严格的安全措施。”

在《全民目击》中扮演残疾法医技术人员的女演员Liz Carr说:“如今在比利时安乐死已经实行了很多年了。一旦病人受不了痛苦就决定让医生帮助自己结束生命是在打法律擦边球。每个人都觉得安乐死最初是为一小部分人设计的,但现在已经完全没办法监控安乐死的实施了。事态的发展不容乐观。”

英国反安乐死人士Kevin Fitzpatrick博士说现在比利时的死亡已经如同下公交车一样轻易了。他说安乐死的游说议员表示世界上没有地方会对尚未病入膏肓的人实施安乐死,但在比利时那些尚未病入膏肓的人正在被实施安乐死。

英国正在争取将安乐死合法化,但英国人也担心将安乐死合法化会导致同样的恐怖结果。不过该议案坚称安乐死基于安全模型之下,这个模型已经成功地运行了17年以上,也从未对尚未病入膏肓的人实施安乐死。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