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23 , 09:20

新的研究认为,地球人口会增长到110亿 (真可怕)

[-]
(几千人参加了尼日利亚拉各斯(非洲人口最到过家长中人口最多的城市)外围的一个教堂活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将要在下一个世纪中见证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增长)

警告!21世纪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拥挤

在科学杂志周四刊发的一篇文章中,几所不同大学的人口学家和美国国家人口部并不认同此前联合国研究做出的:世界人口增长将在21世纪后半叶趋于平缓的结论。相反的,他们认为世界人口将在2100年之后仍保持增长的势头。

而且史上头一回,虽然使用了概率统计的方法,这份科学报告围绕着自己的核心假设(2050年的96亿人口与2100年的109亿人口)发布了一系列不确定的内容。文章作者总结,大约有八成的几率,当我们终于挨到2100年时,世界人口在96亿到123亿之间。

[-]
上面的“范围”“才是真正创新的部分”, 科学杂志的编委之一同时也是联合国人口部的John Wilmoth说,“对于一个不能确定的分析结论来说,这看起来可要正确多了——但我们可能还是超不过20亿人口。”

根据其他人口学家的说法,联合国的研究刚刚好在错过了在那个数量范围时做标记。一篇在全球环境变化的杂志中发表的论文里, Wolfgang Lutz 和他的同僚们在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世界应用系统分析学会中,使用了另一种不一样的方法——一种加入了对于多个实验结果进行辨析的方法——去讨论人口在2070年就可能到达顶峰,并且于2100年回落至90亿这一问题。

联合国的研究小组估计不会超过百分之五的可能性会错过那种美好的未来。

两个研究小组都预见了印度会成为世界第一的人口大国,而它的人口将会在2070年到达顶峰,并于2100年降到15到16亿。他们的理论差别最大地方在中国即将到来的人口减少,和南撒哈拉区域的非洲即将迎来的人□□炸上——这就是即将对世界人口增长贡献最大的区域。

[-]
(在印度阿拉哈巴德,朝圣者沐浴在恒河中。印度预计将成为世界第一的人口大国。)

核心的变化

十多年以前,联合国的人口学家还有个乐观得多的看法。时任联合国人口部门□□的Hania Zlotnik说,当时的消息是:人口问题的本质已经解决了,因为那会儿的生育率自动下降了。当然,现在我们都知道那种说法是不对的。

某国平均每位妇女育龄中生育的孩子数量被定义为一个国家的总生育率,生育率是每个发展中国家都会经历的人口转变中关键的变量。在这个转变之外,高死亡率和低预期寿命都被高生育率补平了,妇女们生育了许多孩子的同时,也默认这些孩子中很多是活不到成年的。

当西方国家在遥远的过去已经渡过了人口转变,生育率和死亡率的变化都在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时间中被磨平了。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人口学家惊讶的观察到发生在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人口转变”是如此之快。“那真是让人惊诧不已” ,法国国家人口研究院的Gilles Pison说。在亚洲和拉丁美洲的经验使得人口学家开始预测同样剧烈的人口转变也会在非洲发生。这回他们又被吓了一跳,可惜不是在什么好的方向。

在过去的一二十年中,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中,生育率的降低比其他曾处于同样阶段的大陆要来的慢多了。大家没能很快地认识到这一问题,主要还是非洲的相关统计数据实在是太缺乏了。当获得了新数据的时候,研究者终于有机会修改对未来的估计,也同时修正了以往的结论。

比如来说,在2010年2012年之间的时候,联合国的人口学家对于非洲国家中妇女“四位之中平均一个孩子”的比例估测就上调了。根据联合国研究小组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结论;人口的增长就像是拥有复利的银行户头一样:四位育龄妇女一个孩子的估计就会在2100年的非洲人口上诞生6000万新户口。

尼日利亚是个关键的国家:他的拥有非洲最大的1740万人口,到2100年,这个数字还要再翻五番达到9000万。根据联合国研究组的结论,这个世纪中新迁居来这个星球的小生命中五分之一来自于尼日利亚。

“我认为在面对那片土地上如此之多的人口时都会遇到麻烦” Wilmoth说,“很难想象啊……光是想想都要摇头的。”

一系列可能的未来

2012年人口学家对尼日利亚当时的出生率做出的小调整,相应的预测结果立刻增加了1800万人口,也说明使用的统计模型对于这种改变有着敏感的反馈。

模型的创立者之一,同时也是科学杂志上文章的作者之一的华盛顿大学的Adrian Raftery解释说:模型使用的出生率数据是基于世界上所有国家在1950年数据产生的,这些当年的数据所得到的经验决定了预测可能范围。

通过在预测事让每个国家随机产生千分之十的不确定度,模型试图去了解不确定的未来的全部可能情形——除非这个未来有陨石撞击或是核灾难(从1950年以来的人口学数据也没有关于这类天灾人祸的数据,模型表示我也想象不出那是个什么样子)。

相反的,IIASA 的Lutz和他的和作者们尝试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对不确定的未来建模,通过调查成百顶尖人口学家得到他们的主观,但是专业的对各国未来人口的看法。这一系列的观点给与了我们另一种不同的可能性。

Lutz在他的电邮里解释,决定了IIASA认为世界人口将要在2100年以前达到稳定,并不同意联合国的预测的原因,主要有三个。首先,联合国的研究认为,中国已经回落到1.6的出生率将再次上升。Lutz觉得,这种论点完全没有数据支撑,也没有能导致这种可能性的趋势。

再者,IIASA预测尼日利亚的人口将会翻三番而不是翻五番,Lutz觉得联合国研究组对某些非洲国家的预测——也太高了点吧……

最后,IIASA的模型相对于其他的(包括联合国的模型)的优势在于,它多了一项关键的变量——在给定人口范围中的教育程度的高低。已经有证据表明让女孩接受教育是降低出生率的最好用的方法之一,至少在长期来看是这样。

Lutz相信教育带来的改变已经在尼日利亚发生了,他指出,20到24岁的女性中已经有一半拥有高中学历,相较而言,40到44岁的女性中这一比例只有四分之一。这样的进步将会防止世界人口在2100年到达110亿。

另一方面,大家还是要研究一下如何喂饱90亿人口——IIASA和联合国都同意无论如何我们在2050年都会面对这个问题。

[-]
(中国北京,新的住宅楼拔地而起。中国作为现今人口最多的国家,一般认为将要在本世纪内面对本国的人口数量降低。)

选条明路吧

那么,谁对2100年的预测是正确的呢。“反正咱100年以内就会知道的” Gilles Pison说。Gilles Pison在INED的网站上挂了一个巧妙的模拟器,允许我们从上帝视角选择各个国家采用的人口政策,或是从世界的整体角度控制出生率和死亡率。

联合国的Zlotnik并不怀疑教育妇女的作用,但是她对Lutz的信仰将会让我们不在专注于联合国的控制人口政策的可能性表示忧虑。“没人知道,他和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Zlotnik说,“为了带来个不一样的未来,现在可就要开始行动了”教育并不是个快捷的方法,她说,非洲的政府真正应该马上,不是现在,提上议事日程的是更为广泛易得的避孕手段。

“最重要的信息是政府部门需要对人口的变化做出反应”, Zlotnik的继任者Wilmoth和我们讨论,“在个人的层面,女人需要有机会参与家庭决策,她们当然也需要受教育。这项研究更像对于我们前进过程中重视这两个关键点的提示器。”

本文译自 national geographic,由译者 萝卜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