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22 , 08:30
51

生活一万年不变的坦桑尼亚原始部落

人类世界从未向今天这样联系紧密,方便快捷。点击鼠标就可以更换频道,调低室温,预定前往巴巴多斯岛的机票。食品按照人们喜爱的口味种植,生产,烹饪。外卖车道,快递,医疗飞速发展,人们都拥有受教育的权利。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人类生活已经开启了便利模式。但为何人们还是不断感到压力重重、超负荷运转,渴望奔向自由呢?人们是否已经抛却了祖先遗留的东西?

非洲的哈扎(Hadza)部落让人们得以近距离回顾远古的生活。坦桑尼亚北边的埃亚西湖(Lake Eyasi)湖边,生活着世界上最后的狩猎部落之一。他们没有种植粮食,饲养牲畜或搭建长久的住所。相反的,他们一直过着1万年前的生活,几乎没有改变。

[-]
一名年幼的哈扎部落男孩(左),他的头上插着羽毛,为一天的狩猎做着准备;而另一人则举着用自制弓箭打下来的像鸽子一样的鸟

[-]
哈扎部落的人们用作狩猎的所有武器都是用埃亚西湖边找到的材料制成

他们的世界充满了现代社会几乎无法想象和不可能经历的最大程度的自由。生存的技能在这儿世代相传。这儿不存在短信或电话,没有车子没有电。没有工作,老板,时间表,社会和宗教结构。没有法律,税收,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没有金钱——最接近流通的活动是和临近的部落偶尔交换一条短裤或草鞋。

我们跟随哈扎部落捕猎狒狒,这是男人们在炎热或严寒的日子里的日常活动。他们的栖息地被众多不安全因素包围着,多刺的灌木丛,毒蛇,和吃人的狮子。但一次成功的狩猎冒险就能让他们摆脱饥饿的威胁。

约有一千名哈扎部落的人们仍然生活在非洲大裂谷埃亚西湖边的洞穴里。就在该处地点的南部曾出土最早人类的最古老的化石证据。依据所有现代的标准,哈扎部落是不可能存在的,他们是反常的,被时间遗忘的部落。他们没有冲突,没有流行病爆发和饥荒的记忆。他们的人口数量从来没有超过狩猎和采摘生活所能承受的范围。他们的饮食非常简单,食用在狩猎途中边制作弓箭边猎到的鸟,狒狒,羚羊和水牛的肉。他们的语言据说是人类已知还在使用的最古老的语言……一种有韵律的夹杂喀哒声的土语——这是语言学家梦想的研究对象。不像现在的办公室文员,哈扎部落的人们享受着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他们日常的“工作”——找食物——每天只花五个小时。在数千年的岁月里,他们在土地上留下的除了足印没有别的东西。他们的部落文明代表着世界上的一种文化构成,曾经存在但随后完全消失。最大的悲剧是,他们呈现的一切可能正是我们所失去的。

Stephanie和Ben是来自中东的澳大利亚籍记者,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探索不同的世界。他们穿过西非,埃塞俄比亚,苏丹,卢旺达,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和世界上一些最偏远、濒危的部落生活在一起。他们的旅途被拍摄成照片,电影,和访谈录。通过他们的制片公司,这对夫妇发行旅途照片,把收益捐给那些曾触动他们心灵的非洲人民。

[-]
哈扎部落的人们教我们如何找到猎物的足迹、从狒狒到蛇到狮子,但我们必须奔跑着追上他们——他们一点儿也不会迎合我们的节奏

[-]
哈扎部落的人们非常擅长制作弓箭——我们也尝试做了一下,但箭射不到我们跟前3英尺远的地方

[-]
一大早,男孩和男人们围城一圈削尖他们自制的箭,用管子抽着烟——这是他们一天生活中最社会化的部分

[-]
走在前头的猎人身上裹着狒狒的皮——他们必须证明是能干的猎人才能赢得披在身上的权利;一个狒狒的骨骼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TOTAL COMMENTS: 51+1

[2] 1 »
  1. 2554907

    乍看最穷 仔细想想最富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