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18 , 17:17

人类已经能够创造新物种,但谁去管?

[-]

克萊格·凡特研究所最近宣布说他们已经用实验室制造的DNA序列创造出了一种活生生的能够自我繁殖的细菌细胞。根据去年晚些时候《Foreign Affairs》期刊上Laurie Garrett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这种生物可以活动,能进食,能呼吸,也能自我复制

Garrett 引用了和Venter2009年的一次采访:“没有一种人类生命功能无法被未来科技完全改变。”

“这些科技”指的就是让人类能够将各种不同零件组装,构建活体生物合成生物学,在这门科学看来,生命不过就是乐高积木。

前景看上去令人无比激动,也让人后背发麻。

正如进化生物学家和遗传学家给出的问题一样:“要是长短期后果之间出现矛盾,或者公私利益之间有冲突,这种冲突又如何解决?”

弗兰克斯坦和今天的现实之间存在两重差别:首先我们已经开始制造这些生物,科幻小说现在已经成为显示,第二,在这个过程中,钱发挥了巨大作用。基因工程可以收货巨大的经济利益,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学教授Drew Endy认为基因工程的经济规模约等于目前美国经济总量的2%,而且正在以每年12%的速度递增。

[-]

Lewontin 认为基因科学的问题在于开发新物种的人往往是为了利润或是为了军事用途,我们不能指望他们开发出新物种是为了公众利益的最优考虑。你看,我们出于各种不同的目的开发出新物种,那么谁来控制这些新物种呢?是生物科技公司的股东?还是政府?在这个分歧严重的问题上,我们如何才能达成共识?

美国地球之友、国际科技评估中心和ETC集团都做过相关的尝试,出版了《合成生物学监督准则》。这是一份由六大洲117家组织支持的准则。

然而就算这个准则也是漏洞颇多。

合成生物学的赌注风险实在太高,对此的讨论一定要公开。准则提出公司要建立问责制度,制造商也要承担起责任。准则第一条中要求在政府机关成立由公众全面参与且以公众利益为指导方向的研究机构之前,厂商不得将合成生物、细胞和染色体对外发售或用于商业用途。Lewontin 曾经在许多场合批评过这条,我(原文)也表示同意,因为准则没有对如何落实延期的具体细节做出规定。

等等问题还有许多,我们都应该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越早越好。各种合成生物和转基因生物已经走入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多人的已经开始食用这些生物。

还有,我们又要如何保证公众能全面参与到研究机构中?我们怎么保证参与研究的公众代表能够了解足够理解不同问题的知识?有些问题的技术性非常高,在某些高精尖领域,专家的意见都不能一致,何况公众?我们又如何保证政府立法者不会做出偏袒一方的决定?

政府还要防止外国势力或敌方运用合成生物武器危害本国国民,如果合成生物武器被运用于战争,我们如何能确定不接触它们?除非自己搭建温室,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泡泡里,否则合成生物科技总有一天回来敲你的家门。如果到了这一步,那么问题就变成你掌握的信息够不够多,你是否知道应该接受这些食物,还是不让它们进家。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