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17 , 08:21

睡眠不足:两名普通美国移民者的生活

[-]

周二、三、四、五与周六,来自纽约的Sam McCalman都必须赶在弗莱布许大道上的星巴克开门营业前起床。然后他要赶上五点半的公交车去位于皇后区的John F. Kennedy机场。从早上7点到下午3点,他要一直作为一名轮椅服务员,将残疾游客或者年迈游客从这里推到那里,在为每个客户服务的中途,他不能够坐下来休息。

短暂地休息30分钟后,他要开始做他的第二份工作——为Smart Carte看管行李车。晚上十点,他的工作做完之后,他会坐B15或者B35回到布鲁克林。他经常在公交车上睡着,因此他也经常坐过站,然后不得不走回家。他爬□□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了。四个半小时后,他又要爬起来重复前一天的工作。

McCalman2010年从圭亚那移民来美国,圭亚那是个小国家,与委内瑞拉和巴西毗邻。他的母亲早就移民来了美国,因此他也一直很想来美国。他说:“美国能为人提供更好的机会。”

移民来美国之后过了几个月,他得到了推轮椅的工作,2013年他需要更多的钱,于是他又找了一份工作。他有四个孩子要抚养,其中两个仍然留在圭亚那,他每个月要寄回去400美元。而他每个月还要为他那拥挤的、没有空调的公寓付900美元的房租。

[-]
Sam McCalman

我们在一个周一见了面,那是他唯一休息的时候。星期二下午他就期待着星期三,因为周三他只需要打一份工。他做这两份工作每周能拿到500美元。

每天下午两点,McCalman简直要睡着了。他说:“我推完一个轮椅之后,就会在检票口等候,这种无所事事的等待让我的眼皮开始打架。”

尽管我们经常表扬那些拼命工作的白领,但实际上穷人睡觉的时间最少。

对于低收入的工人来说,8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简直是妄想。每天工作八小时的工人每个月最低工资为1386美元,这比近期布鲁克林中等规模房子每个月平均租金的一半还要少。

而夜间工作者比平常人要少睡2到4个小时。长期熬夜会增加他们患上心脏病、肠胃病和生殖系统疾病的几率。缺乏睡眠的工人们知道睡眠不足会带来很多问题,但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熬夜。

McCalman说:“我没什么时间与家人相处,有时候我的妻子会抱怨这一点。有时候我的妻子接到了婚礼或者派对邀请,她都不得不一个人去。有时候她会生气地问:‘为什么你不能请一天假?’”

McCalman会定期上教堂,在他的空闲时间里,他会在网上自学。他说:“你必须找到这种坚持下去的能量,它并不总是那么容易得到,但我必须坚持。”

[-]

Santa Santiago来自马里兰盖瑟斯堡,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除了工作让她无法得到充足的睡眠外,家庭的琐事也让她无法充分休息。她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7点钟将她尚在襁褓中的儿子送到临时看护者家里。12个小时之后,她回到了家里,要马上做晚饭,然后喂儿子并且将家里打扫干净。

她说:“我不锻炼,也不看电视。有时候我甚至没办法看新闻。我每天7点回家,时间就在我洗瓶子与陪孩子中飞逝。”她10点半□□休息,但她的工作没有终点。她的儿子每晚要醒三次,而Santiago在3:50又会醒来,因为这时候她的丈夫要出门工作了。她起床为丈夫准备早餐和午餐。20分钟之后,她回到床上还能再睡一两个小时,之后她又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McCalman并不后悔来到美国,但他现在的生活与他所期待的不一样。他很惊讶自己花了4个月时间才找到了一份工作。他也很惊讶自己的薪水会这么低。他更惊讶的是,这份超低的薪水甚至没法付房租和一些日常开销。

他说:“在我的国家,你不用同时做两份工作。为什么在这里一个小公寓的房租要1000美元那么多?在我的国家,我都能住进带游泳池的别墅了。”

与此同时,McCalman想要拿到GED(普通教育证书)。但GED课程在早上,而他没法辞掉早上的工作。他现在打算拿到驾照,这样他就能成为一名卡车司机,说不定到时候他的世界安排能宽松些。

他说:“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多睡一会儿。我希望我每天至少能睡5到6个小时。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摆脱这种情形。”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