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13 , 10:29

致富信息:去瑞典为难民提供住宿

年轻的厄立特里亚人Isaias Ghere爬上Ramshyttan市的一座跳水高塔上,他的朋友们为他欢呼,爬上高塔后他做了几个俯卧撑。下方的湖水静静的,风也是静静的。在高塔背后的山上,矗立着他叫做家的地方——一座难民住宿设施。

[-]
19岁的塔吉克斯坦人Davlat,四年前因债主要挟要将他作为奴隶偷渡来到瑞典。

[-]
47岁的Ahmed逃离了叙利亚,因为他曾经三次被军方情报部门逮捕,理由是怀疑他从事间谍活动。

对于历经千难万险来到这里寻求庇护的Ghere来说,这座先前作为酒店的建筑是自己临时的住处。但是对于难民营的老板Tom Persson来说,这里是他生财的工具。瑞典当局以每天6400美元,也即每个月19.4万美元的价格让Persson安置126个初到瑞典的难民。而且从兴旺发展的难民安置产业中捞钱的也不知Persson一个人。

Bert Karlsson是个有一说一的企业家,以前也做过民粹主义政客,他曾经在国会代表反移民政党,但是今天为难民们提供住处却成了他的工作。

“我们现在做的是服侍人的生意。”他在电话里这么告诉我。

到目前为止,他的公司每个月向当局开价约160万美元。Karlsson 计划将6个住宿地扩充到27个,他计划每年从难民住宿上赚1个多亿。

全球危机=有利可图

2014年预计将有八万名寻求庇护人士来到瑞典,几乎是2013年美国一年接收的人数,是瑞典五年前的三倍。在周日的大选之前,只有瑞典民主党有遏制移民的想法——国会中其它七个政党都不想与之合作。

结果瑞典的移民局被挤爆,连打电话都要等很久很久,电话等待过程中你会听到一段录音,录音中一个声音急切地询问你:“你能向我们提供难民居所么?”

[-]
23岁的尼日利亚人Collins因为同性恋被警察动大刑

[-]
42岁的Oamayma花了九个月的时间经由土耳其和希腊从叙利亚逃到瑞典

在瑞典难民住宿需求巨大,而且还是一个新兴市场:这些居所中有些是酒店,Ghere 住的就是这种,许多酒店决定不再做正常生意,而改成难民营。另外一些,主要是以前作为酒店或会议设施的建筑,这些建筑被以前的老板卖给新老板,也改成了难民之家。

Karlsson说当地政府没办法运作这笔生意,所以对企业家来说这是一块再好不过的市场了。

“企业家一定要灵活,但是政府做不到,”他说,“你觉得他们三天就能开一家难民营?”

本文译自 Medium,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