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07 , 08:57
76

一位黑人的自述:我在圣路易斯市当警察

[-]

《国家杂志》最近走访了圣路易斯市和弗格森市,想看看在损失了一半的人口后,这些铁锈地带(指工业衰退地区)的城市有何改变。

Martise Scott成功地做到了。他逃离了圣路易斯北部的贫民区,上了大学,并成为了圣路易斯市的一名警察。那是1985年,当时700名警务人员中,黑人警官大约有50人,而他是其中一员。

Scott说自己是幸运儿。他第一个分配到圣路易斯市西部富有的白人区巡逻。他至今还记得当他回电话时,那些屋主看他的眼神。他也记得非裔美国人所受到的控告。他抓回来的黑人案犯所获的刑罚远比白人多。

今年49岁的Scott说:“没有人明白这种夹缝中生存的感受。这种感觉就像在走钢丝。”

在15年的警察生涯中,尽管Scott已经斩断了他的过去,但他无法斩断种族隔阂。有天晚上当他穿着便服回家时,这种感觉变得尤为清晰。

他开着一辆没有标志的车,突然发现前面有辆卡车闯了红灯。由于担心司机醉驾,他报了警。他开车尾随着司机,并看着卡车司机进了便利店。警察来了之后,径直走向他,并拿枪指着他。尽管他多次强调自己是便衣警察,但这些警察并没有听进去。无奈之下,他把手举起来,告诉警察他一边口袋里面有一把左轮手枪,另外一边口袋里面有警察证。但这些警察拿走了枪,并没有拿出他的证件,也不理会他的请求。与此同时他还一直对他们说里面有一名酒驾的卡车司机。

Scott说:“他们并不担心酒驾的卡车司机,他们担心我。”

最终警方逮捕了酒驾的白人司机,但并没有向他道歉或者致谢。盛怒之下,他向上级部门投诉,但没有任何结果。

[-]

那件事震醒了他。

他说:“从那时起,我意识到就算你是一名有警证的黑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仍然不过是个黑人。”

那次的经历彻底打垮了Scott,在此之前他一直努力地生活。他在圣路易斯市的贫民区长大。他的母亲是一名单亲妈妈,在医院和诊所打零工来付房租(房子很旧并且要与其他四个家庭分享)。Scott和他另外两个兄弟睡一张床,他的另外两个姐妹睡在同一间房子中的另一张床。

高中毕业之后,Scott在当地的社区大学上学,但他的母亲生病了,他不得不辍学打工。辍学之后,他当了警察,后来他拿到了商学院学位。Scott说他很幸运,因为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他说:“要离开那个圈子很难。如果说你小时候只是看大人吸毒的话,那么长大后你也有可能会吸毒。”

作为一名黑人警察,Scott很快就明白了如果你想要赶上白人警察,你必须付出比他们多三倍的努力。他花了多年的时间来调查毒品、抢劫和杀人犯,才从巡警做到了警探。他还曾与FBI和ATF共事过,但当2001年他向FBI申请特工被拒后,他决定辞职。

那时候,Scott有了妻子和三个女儿,他想找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

Scott说:“那天真是让人难过。”说着,他还擦了擦眼泪。他现在是Walgreen(世界500强)的保安部经理。他的薪水还了房子的贷款,并供他的女儿和侄子上了大学。他家旁边住着一户黑人和一户白人家庭。他和妻子之所以决定在这里买房子,是想让自己的女儿在安全并多样化的社区长大。

Scott说他的白人邻居很友好,但他无法忽视暗藏在这种友好之下的紧张种族关系。Scott说:“整个国家都盯着我们,种族主义色彩没法隐藏。”

他理解那个黑人青少年被杀死的愤怒。当他知道警察把他的尸体放在街上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作为一名黑人,他更灰心了。

不过Scott也维护他以前的同事。他说他们要处理的事情并不是他们造成的,不过他们不应该穿军装。

在骚乱中,Scott必须关掉两间Walgreen店铺,因为它们都已经被洗劫一空,其中一间店铺中被抢走了价值4.5万美元的商品。他称这些抢劫者为“机会主义者”,他们让人们从真正的问题中分心。

他说:“我希望这座城市能够慢慢地成长,然后开始重视黑人。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做到。”

本文译自 NationalJournal,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0)

TOTAL COMMENTS: 76+1

[2] 1 »
  1. 2817963

    @James 有种就来永城劳动局家属院,看老子怎么把你这日本杂种后代灭族,省的浪费地球粮食,

  2. 2817962

    看看前几条的ooxx,真是体现了我朝人民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的严重啊。
    一边歧视回民维族穆斯林黑人,一边抗议别国对中国的偏见。
    ———
    哈巴 狗你去热脸贴别人冷屁股吧 SB

  3. 2543638

    民族大和谐本来就是理想主义

  4. 2538072

    @fith: 哈哈哈,笑死了,我在那里出生和长大的,就是最近闹炸弹的那个地方。我上中学的时候,那个城市发生过不止一次汽车炸弹;我上大学的时候,附近某个城市有暴徒手持砍刀,成群结队走在大街上,“见汉人就杀”;假期回家出火车站的时候,看到士兵持冲锋枪在出口守卫。我从中学时代就养成的习惯是:上公交车先检查座位下面有没有无主包裹,如果有的话立刻下车报警,因为那可能是一包炸弹。当时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没有自杀式炸弹。但现在已经越过这个界限了。

    切糕什么的,我小时候就知道不能买,但相比炸弹,那真是小事一桩。

  5. 2536480

    @James: 不知道你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呆过没有,你在那里呆过就不会这么想了

  6. anitnothing
    @3 years ago
    2535972

    今天的民族政策是对汉人的歧视.这是一种公开的种族歧视. 例如别族可以自由的生孩子,汉人要是生多一个都要死要活的. 还有升学等各种歧视. 现在反而还有人说就业问题? 我曾经到一家工厂看过,从新缰来的一批维族人和汉族人同时进入工厂,同样的工种维族人干不了一天就全部走了.而同时汉族人却大部份都留下来,一直做下去,别老拿少数民族就业说事,是个人都知道就业有多难.但是自己这个不干,那个不干,还赖到汉族人头上. 真正要达成民族平等并不是把人划分出来,而是一视同仁. 把歧视汉族人的政策全部取消. 不过现在国内太多无耻的人,被GCD洗脑的也很多, 竟然能说出”有本事现在去靠骗、抢、心狠手辣去打出一片天”这样的话来.在这样的人渣的眼里,只要能得到,就可以不择手段.就跟GCD为了维持它的统治一样,无耻之极. 这些人根本不配称为中国人.

  7. 2535307

    @ian: 你这么强,考个牙医出来看看?人类不是靠娱乐业生活的,医疗、食品、工业才是我们生活必需的。那些所谓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成为明星的,含金量甚至没有一个技工高。

  8. 考研数一
    @3 years ago
    2535241

    评论更精彩系列

  9. 琪露诺
    @3 years ago
    2535192

    一位黑人在圣路易斯市当警察,中国恐成最大输家

  10. 2535188

    还有,有些人拿维族小贩、小偷、还有切糕说事的,我要说的是:那些只是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是隐藏在幕后的。而且这些小事也有很大责任在政府身上。政府对这些小事纵容,结果反而给汉族人造成不平等的错觉。我父亲就曾说过:“汉族人的违章小摊会被砸翻,维族人的违章小摊就从来没人管。”但一个小摊能有多大问题?就业方面的歧视远比小摊小贩小偷之类的严重得多。

    这方面真应该学习美国:美国在反歧视方面做得很到位,但对违法问题却绝不姑息,不管你是黑人白人,违法了一律送监狱。结果监狱里的黑人数量远超白人。这正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至于说为什么黑人犯罪率高,如何才能降低黑人犯罪率等等,那是更深刻的社会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反歧视”就能解决的。至今也没有人能提出好的解决办法。

    但目前,中国连这一步还没有走到。

  11. 2535186

    如果有五毛胆敢拿历史说事的话,我要说:没错,美国在1960年代以前的种族歧视都很厉害。南方的种族隔离,还有更早的排华法案都是证据。但50年后,情况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有暗中的歧视,但相比以前光天化日下的公然歧视,已经好得太多了。但中国呢?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很先进了,GDP也许很快就能超越美国。但在种族歧视方面,比美国落后了50年。

  12. 2535179

    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处理得还算不错,因为有反歧视法,禁止一切直接间接的歧视。比方说,你雇佣员工的时候,禁止考虑种族、民族、肤色、年龄、是否结婚、是否有小孩、是否怀孕、是否残疾等因素。而且举证的责任在雇主而非员工。也就是说,假如一个员工没有被雇佣或被解雇,而他怀疑是因为自己的肤色、年龄、残疾等因素,他可以去法院控告而无需拿出任何证明,而雇主需要自己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不是因为以上因素。而宾馆、饭店等等也绝对不能因为肤色而拒绝服务或提供差异性服务。

    对比中国,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少数民族的教授仅仅因为他长得像维族人(其实不是),就被上海的多家宾馆拒绝入住。至于雇佣方面的歧视根本就是公开的。这还是在本国的领土上。这和旧社会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有什么区别?

  13. 2535174

    文章讲得是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后面的留言却扯到各种稀奇古怪,八杆子打不着的地方。既然如此,我也跑题一下:美国的种族问题处理得算是非常好的了,比中国好得太多了。那些以为中国没有种族歧视、没有种族问题的,我就直接告诉你们:中国的民族歧视问题非常严重,而且带来的隐患极大。我们的祖先就有一句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一句“推己及人”,可现在的人似乎都已经忘光了。

    中国的民族歧视问题已经是一个上紧的弹簧,而政府和民众的所作所为还在不停地给它加码,总有一天,它会承受不住而反弹,那时就是中国的大灾难。别以为汉族占了90%的人口就高枕无忧,看看地图,汉族占了多大的土地面积吧。还有那些叫嚷着“灭族”,叫嚷着“武力一战”,叫嚷着“犯强汉者,虽远必奸”的人,思维真是弱智到了极点。你不妨去试试,看最后被灭族的是别人还是你自己。

  14. 2534905

    A common dentist has a net-worth of 10 to 20 million dollars.

  15. 2534904

    Christ Rock has a lower net-worth than a regular dentist…

  16. 2534889

    85年入职,警察生涯15年?

  17. 基狗都得死
    @3 years ago
    2534814

    一群高级黑

  18. 奥拓哉
    @3 years ago
    2534700

    五毛粗没,先闪了。

  19. 冰箱
    @3 years ago
    2534641

    奇怪的评论越来越多了

  20. 哈哈哈哈哈
    @3 years ago
    2534595

    @习大加油: 看似歧视农民~其实你是非常同情他们吧~哈哈

  21. 2534571

    = =总是很惊奇,那些指点中国江山的评论一旦被反驳,总是率先开始国骂的….
    那些有理有据反驳的人于是被拖入骂战

    再然后,这个帖是说啥的来着?

  22. 2534470

    @哈哈哈哈哈: 是轮子自己犯贱,没事发我百度私信,给我微博留评论,给我的钱上乱涂乱画,叫我退尚下黑,我TM都没入黨叫我怎么退,先去入了再退?搓!

  23. 哈哈哈哈哈
    @3 years ago
    2534450

    @QinDU:原来你们 歧视轮子~老师电视教的效果不错,呵呵

  24. 2534445

    @yu: 有时候很难中立,比如帝都三里屯,酒吧街附近的黑叔叔基本都是贩毒的,搜搜新闻关键字“三里屯 外籍毒贩”,每年新闻不变的都是被按在地上的马赛克黑人。

  25. 2534402

    顺便提一提我自己的想法,可能与文章无关。

    在一个多元化的地方或者作为外乡人,真的要非常维护自己的形象,几乎苛刻地维护。

    我在广州。在广州这个地方,路过一个黑人在现在这个年代可能你都不会故意去望一眼。更不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来,起码我个人是这么感觉的。我的结论是:“跟环境有关嘛,来中国的黑人也都是有事业什么的,来做生意的,中国又没枪,中国人比他们不多个几个数量级?”

    我对在中国的黑人一直都很中立,就是很自然地对待陌生人的感觉。直到最近一个新闻,让我不自觉地有那么一点点刺。“九岁小孩在广州街头游荡,记者帮他找妈。最后找到了认识他的街坊。街坊说:这小孩被他妈遗弃很多遍了,似乎是小孩的脑袋有问题。” 当时我“靠”了。家庭观念与我国不同的国外种族还来给我们国家填社会负担来了!?

    这是我当时的想法,但作为一个受良好教育的人,我事后就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我当时的行为。“中国人这种事情也发生得不少。甚至前一段广州都专门设立了一个弃婴岛。为什么面对不同的种族就反应这么大?而且是从社会负担这个罕有的角度出发?”

    最后的结论就是:作为某种“生理上”的新种群,他们的不良行为真的会在当地人眼里被本能地放大。最终形成类似地域歧视的种族歧视风气。而且这种趋势不是一两个像我这样有反思能力、尽量保持思想中立的人能阻止的。因为大多数人没有利益或者立场推动他们坚守中立意见去维护思想中立。

  26. 2534393

    @桀骜酷比:

    真正的民主不是你喜欢什么可以听到什么,是你不喜欢听到的你也要听。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