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30 , 23:04

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

#:本文中“我”指原文作者 Conor Friedersdorf

当我们谈论隐私时,如果有人站出来“但是我没有任何需要隐藏的事呀”,我肯定会立马就想拆穿他:我会让他立马给出他的邮箱密码,信用卡对账单和银行流水——至少在今天之前,没有人能挑战成功。

亚利桑那州的市民 Noah Dyer 给我发了一封关于他正在推进的反隐私项目(anti-privacy project)的邮件,以为又是老生常谈的我立马用上面所说到的方式回复了他,没想到在第二封回信中,他告诉了我他所有的密码。

邮件中 Noah 说,

“我无条件地根据你的要求给了你想要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了你‘冒充’我所需的力量。我请求你不要恶意利用这些信息——虽然我并没有将这一点作为与你分享信息的先决条件。另外,不论你是怎样根据我们的谈话来刻画我的形象,我需要你在遇到和我有着相同生活态度的人时,尽量保持克制,不要让他们难堪...再一次地,虽然我并没有在分享信息之前预先提出这一点。(如果你要利用我的密码信息)我并没有多少钱。期待我们能聊更多并且看到这篇文章发布!”

我当时心想,“这人也不问问我是谁就如此地鲁莽地把密码给了一个陌生人,真是大胆!”,随后我用他给的密码登录了他的邮箱。

Noah Dyer 直到21岁才脱离处男之身。实际上在这之前,他甚至从没到过二垒。他曾是一个虔诚的摩门教徒,在□□之后就结婚了,生了四个小孩,之后发意识到上帝可能不存在。这让他对自己的伦理观念进行了反思。现在他三十岁出头,坚称自己这个人其实变化不大。

“到今天为止我还是没杀过人,没抢劫过活□□过人,没嗑过违禁药,甚至没喝过酒精饮料,在那次反思之后我决定彻底改变的是自己对于性的态度,”他坦诚地说道,“不要误会我——我很爱我的妻子,也很喜欢我们之间的□□。在我们的婚姻关系中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除了一件事——我真的很想试试和除我妻子以外的人发生□□。而既然现在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那位什么都要管的神,我已经找不出别的理由为什么我不能尝试一番了。”

之后他接受了两年的心理咨询,在反复思考后他决定,自己更适合的一种被认为“风流多情”的生活方式。今天的他是一位离异的理工学院教授,没有信用卡,钱也不多,因为他收入中很大一部分都被直接存入了他前妻的账户中。

在诚实告诉教友们他丢弃了自己的宗教信仰,以及告诉前妻他不想再尊崇一夫一妻制后,他终于悟出了自己的人生哲学:如果人人都没有秘密,社会将更加美好。邮箱与银行账户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一个真正没有秘密的人即使在被人问起上次上一次打架,上一次大便,上一次□□,上一次要求上司涨工资的时候都能给出诚实的答案。Dyer 目前正在用最大的努力做到这一点。这并不是说他想向每个人展现自己生活的所有细节,他只是认为如果一个人有这样的好奇,他没有权利阻止对方。

“在大多数社会中我们都承认人们有权保守自己的秘密。但实际上,秘密的存在只有一个原因:为了阻止一些人在知道真相后会采取的行动。”所以,如果 Dyer 在 Kickstarter 上的项目“A Year Without Privacy”筹资成功的话,他表示将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保持言行一致,公开自己未来一年生活的每个细节。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我的每一封邮件,每一条简讯,每条脸书留言和他接收到的任何形式的讯息,我的银行账户交易记录以及余额;我所吃的每一餐,每一次锻炼;如果有机会 □□ 你们也会看见—,它将会作为事实被记录下来,这并没有什么恶意或是在故意找噱头吸引观看者。”

要雇用拍摄人员,购买录像设备,支付宽带费用,他大概需要 300,000 美元。今天已经是8月30日,Kickstarter 项目将在40小时以内过期,而他目前仅仅筹集到了 1,084 美元,所以我们大概是没有机会看到他的私生活了。

[-]

我们同样会错过的还有 Dyer 计划写的一本书,这本书旨在探讨如果政府没有隐私会变得更美好的理论。Dyer 认为美国政府的浪费与腐败都滋生在秘密交易和各种保密的土壤上。政府透明化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议题,但 Dyer 的主张是,不仅政府,每个人都应该全盘透明化,正是因为人们主张隐私权才让社会精英阶层保守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个社会中最聪明的人总是能从他人身上得到好处——不管社会体制如何,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只有人人信息对等,社会才会实现真正的公平。

下面是 Dyer 为自己的主张所录制的视频之一:

[YouTube / youku]

[keep_beating via The Atlantic]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