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29 , 13:45

实验:将糟糕经历转变成美好回忆

[-]

记忆通常与情绪相关联,而当经历与感受加深时这些情绪可能会发生改变。现在,科学家们已经成功地通过“操纵”小鼠的脑细胞来讲它们恐惧的回忆转化为愉快的回忆。

记忆分布在大脑中的神经元集群中,通过某种特定的模式被激活,但科学家们认为大脑不同区域的神经元处理的是一次事件记忆的不同方面。举个例子,比如一件事发生的地点和这件事带来的心理感受或许是储存在大脑不同区域的。

[-]

在一项新研究中,研究人员试验了“局部改变记忆”的可能性——而这个局部指的就是相关的情绪感受。他们通过多次电击带给雄性小鼠恐惧的记忆,或通过让它们与雌性小鼠进行互动而产生愉悦的记忆。

随后,使用光控制神经元的活动状态(学术上叫做“光遗传学”),每当雄性小鼠靠近笼子里某个特定角落时,研究者们便唤起它们恐惧的回忆让它们对该角落心存恐惧;在另一组产生了愉快回忆的小鼠中,研究者们则通过类似的操作让相同角落看起来充满吸引力。

实验最后一步中,为了逆转事件发生地点与情绪感受之间的关联,研究者们仅仅唤起了小鼠恐惧记忆中的“地点”部分,同时让它们与雌性小鼠互动。实验结果是,这些小鼠不再对电击的地点有恐惧心理。

当然研究者们也可以用相同方法把愉快的回忆变得充满痛苦和恐惧。

塑造记忆碎片

[-]

我们都知道,回忆的主观性是很强的。甚至,每被回忆一次,它都可能被改写一点。

然而科学家们一直都没有完全理解大脑的这套机制——为什么它允许我们篡改记忆,并且对它们有不同的情绪感受。阐明这种机制可以帮助科学家们研究出对抗抑郁症和创伤性应激障碍的有效疗法。

课题小组研究了大脑中海马体与其它部分里的神经元结构。海马体被认为是记忆被储存的区域,比如存放事件发生的地点等;另一个被研究的区域就是大脑中的杏仁核(amygdale),它通常负责处理情感。

由于小鼠大脑的天生构造,要追踪它们的记忆比人类的容易得多。当小鼠大脑内形成或恐惧或愉悦的记忆时,处理新记忆的神经元中一种光敏蛋白质会产生反应,研究者们通过这种方式就能给相应的神经元打上标签,随后使用光再来激活这些记忆所在的脑细胞。

当研究者们激活海马体中的神经元时,它所调用的是记忆中实质性的一部分,同时小鼠们正在经历的事件带来的情绪内容在这时候会被注入并重写旧记忆中的情绪部分,通过改变这样的关联,科学家们相当于创造了新的记忆。

[keep_beating via livescience]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