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27 , 09:30

摄影:没有进食和死亡不能叫自然

[-]

现代人尤其是城市人,大多数时间和自然界隔离。自然只在修剪整齐的公园和探索频道的纪录片里才能有幸得见。纽约人Catherine Chalmers希望用更震撼的方式与自然世界互动,所以从90年代起,她开始在自己居住的公寓饲养家蝇,她一边学着照顾家蝇,一边摄影,因为她觉得“这是她不曾接触过的领域”。

[-]

[-]

虽然Chalmers一直很小心翼翼地照顾自己的家蝇,但大还是觉得缺了什么,生命周期中最重要的部分,尤其是进食和死亡。她决定要把这两个方面也捕捉下来,于是开始从生物供货公司和其它私人途径购买其它动物。

“我当时尽量选择一些好看又有趣的动物,”Chalmers说,“有了绿毛毛虫我就不会再选棕毛毛虫”

[-]

[-]

有好几个月时间Chalmers家里养着小老鼠、青蛙、蛇和其他能支撑地球生命,而且被人类所厌恶的动物。很快她就学会观察动物什么时候变得饥饿,一旦动物饿了,她就把它们取出来放在一起让动物施展自然赋予的行为:捕猎和进食,在动物大口吞吃对方之时,Chalmers就用照相机记录下这一切。

Chalmers拍摄动物时背景是一张白色胶合板,她这么做是希望把自然环境剔除。因为许多自然纪录片都刻意去强调动物生存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非常不同。她说他希望把两者自然界的动物和我们的世界结合起来,希望告诉人们这一切不仅仅发生在自然界。

[-]

[-]

养了几个月的小动物以后,原来觉得动物进食很反胃的Chalmers也渐渐被动物迷住。他说开始的时候用小老鼠喂蛇或者青蛙,在一堆小老鼠中要挑出一只,这个时候生死的不确定性真的很接近死亡和意外事故发生在人身上时的那种感觉。

Chalrmers的作品一经展出,读者的反馈让Chalrmers很是吃惊。“比赛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支持不被看好的选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人类一直想成为自然界的顶级捕食者,但是今天的我们已经处在食物链的顶端,我们却否定自己的捕食行为,还要为弱者加油?”

[-]

[-]

拍摄完作品后,Chalmers并没有丢掉动物,她把它们养到死去为止。有些动物很快就死了,她养的几只青蛙中的最后一只,在度过了几十年的蛙生后,去年也死去了。

Chalmers从中得到不少感悟,她说看看今天的人类文化,人们和自然界的关系如此贫乏。自然界给我们的印记只是我们被子上的图案和动物,只是孩子们喜欢的卡通形象,或者是宠物。她说她想用这些有趣的东西,让人们和自然界产生联系,告诉让人们自然界正在发生着什么,这一切对于人类又意味着什么。

本文译自 Slate,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赞一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