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24 , 14:03

500年中一直在变化形象的撒旦

[-]
画家Cornelis Galle I 作品名称“路西法” 1595年

今年年初,纽约撒旦圣殿向外界展示了一座撒旦纪念雕像。撒旦圣殿组织计划将纪念雕像立于奥克拉荷马州议会大厦外,作为对2009年竖立再次的摩西十诫花岗岩纪念碑的挑战。这尊雕像现在存放于布鲁克林红钩的某座秘密仓库中,至于以后这尊雕像会何去何从目前还是个谜。雕像中一名长着羊头的恶魔巴风特,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游客还能坐到撒旦的膝盖上体验一把坐在恶魔腿上的感觉。

[-]

这尊雕像收到了19世纪法国神秘学家Eliphas Lévi绘制的插图的影响,并且只是众多撒旦化身的其中之一。在犹太文化和基督文化中,撒旦都是既美丽又怪诞的形象。斯坦福大学坎托艺术中心本周开放的展览——怜悯恶魔:撒旦、原罪和地下世界就展示了500年间人们是如何描述恶魔撒旦的

[-]
画家Eugene Delacroix 作品名“飞翔在城市上空的墨菲斯托”

坎托艺术中心的欧洲艺术策展人Bernard Barryte解释说在16世纪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恶魔撒旦的形象都是一头牛一样的生物,他利用人们的害怕,威吓恐吓人们犯下原罪,堕入他的掌控,后来随着法国和美国爆发革命,恶魔撒旦又变成了一位反抗族长权威的叛逆英雄角色,这个形象是受米尔顿1667年的《失落园》的影响。在歌德19世纪著名的《浮士德》的影响下,撒旦变成了一位用诡计诱惑人们犯下原罪的花花公子。最后,到了20世纪,撒旦成为了电视、电影中随意采用的元素,他为烟火鞭炮代言,为辣味火腿代言,他成了无足轻重的玩笑,这个时候人类才是真正的万恶来源。”

[-]
画家Thomas Stothard,作品名“召唤军团的撒旦” 1790年

怜悯恶魔展出中两件最新的油画作品,一件是Jerome Witkin的《恶魔当裁缝》(1978-1979),画中一位脸上带着狡黠笑容的男子正在为纳粹集中营的遇难者和行凶者缝制地狱的制服,另一件是Andres Serrano的《天堂和地狱》(1984),画中一名赤身裸体的女子很明显正在遭受折磨,一名红衣主教转过了他的脸。Barryte说虽然画面中没有出现恶魔,但是恶魔犯下的行径已经昭然。

[-]
画家Albrecht Dürer,作品名“天启四骑士” 木版画 1498年

[-]
Johannes Sadeler 作品名“地狱” 版画 1590年

[-]
Hendrick Goltzius,作品名“堕入被诅咒的地狱”,版画 1577年

[-]
作品名“最终审判”油画 15世纪晚期

[-]
Agostino Musi 作品名“骷髅” 版画 1518年

[-]
Louis Boulanger 作品名“安息日” 1828年

[-]
Agostino Musi 作品名“尸骸” 版画 1520-1527年

和这两幅画一起展出的还有40副作品,都是坎托艺术中心的藏品,其中包括Albrecht Dürer、Hieronymus Bosch、Eugene Delacroix以及Hendrick Goltzius等艺术家的作品。展出适逢斯坦福大学新安德森画展Jackson Pollock的“路西法”这件作品的抵达。展出也是为了庆祝坎托艺术中心罗丹雕塑花园里举办的“地狱之门”作品展。

Barryte说:“看上去人们觉得邪恶比美德有趣得多。”

本文译自 Hyper Allergic,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