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24 , 20:02

脑洞大的建筑师:香港塔及其它

最近入选2014世界建筑节(World Architecture Festival)的入围作品是为香港设计的分割塔样式设计,融商用办公层、鱼类养殖场、太阳能发电站、屋顶农田为一体,在外侧则一层层地种菜。这样的设计项目给我们展示了未来城市建筑的精明、巧妙的构思。只不过,当一想到这些愿景要实现希望渺茫就会不禁失落。

[-]

[-]

[-]

[-]

你应该听过不少在高楼林立的办公楼顶上做个农场的设计。或许我们现在不能实现,但这个古怪的设计深刻影响着我们的城市建设。世界各地的城市在未来的规划都是多功能的,在计算机上做的设计就像照片一样逼真让我们不禁憧憬。未来的城市可能有各种“特技”:种植粮食、产生可再生能源,它们可以根据个人的意愿旋转角度,在几千米的高空上还种着一棵树给我们乘凉,我们可以在那坐下来静静地思考城市的未来。

类似的异想天开的设计参加了很多竞赛都可以在网上看到,它们为城市未来发展绘画了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蓝图。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哥伦比亚大学微生物学和公共健康教授Dickson Despommier博士就开始构思摩天大楼背后做一个垂直的农田打造“未来城市”,该创意不是为了居住、办公,而在于在城市中心打造一座专为水培种植上十种农产品的大楼。该系统可以在一个封闭的地方循环操作,将水循环利用同时借助太阳能,这样可以减少从遥远的农村运蔬菜的成本。不过这个提议最后并没能实施,因为摩天大厦一般用的材料都是钢筋和混凝土,建造成本太高。开发商脑子烧了才会不用这么高的代价来种一堆便宜的萝卜。

[-]

关于香港塔的策划案是由墨西哥城的Cachoua Torres Camilletti工作室设计,利用多样化组合的方式解决成本与收益的问题,考虑到了建设摩天楼的经济现实。但它也只是个设计而已,没有客户会愿意花个几亿美元建它。

[-]

但上述两个案例并不完全是荒谬的,换句话说这样的设计理念并不是没有意义。建筑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投机性地进行相关设计。通常能够很好地提升建筑公司知名度、赢得一些设计奖项,更重要的是能够将环境和建筑的问题摆在人们面前引起重视,最终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

[-]

20世纪60年代,R. Buckminster Fuller提出圆顶建筑以减少能源需求时,它其实只是意图引起人们注意现代化城市中的浪费问题的思想实验。当几年后现代建筑群体阿基格拉姆学派Archigram提出将城市的教育和娱乐资源整合到一个类似齐柏林飞艇的飞船里,将这些资源分享到比较落后的地区。强调了城市生活的应该鼓励的好的方面。

[-]

这些项目并没有建成,实际上并他们没有致力于去实施。他们的目的只在于呼吁人们关注建筑能扮演的不同角色,关注城市多功能建设的可能。

现在的夸张的、投机性地设计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虽然Despommier的垂直农场并没能实现,但却让提出城市里种田的可能。首个启动这个想法的是Lufa Farms,它在蒙特利尔的货仓建立了一个绿色屋顶农场,温室里全年种植着各种蔬菜。虽然它并不是在大楼上建立的,但却是在城市生产农产品的先驱。另一个新加坡集团Sky Greens已经慢慢像高楼农业生产靠近了,现已经利用液压升降机建立了一座三层楼高的温室系统。

2011年,萨夫迪建筑事务所(Safdie Architects)在新加坡完成了一个度假酒店项目,该酒店有三座大楼屋顶有一个花园连接三个建筑占地1.21公顷,屋顶花园包括游泳池(离地55层楼高)。而在哥本哈根,BIG建筑正在建设一个焚化炉,在冬天的时候能够兼做滑雪场。过去在我们看来是疯子般的建筑理念正在一点点成为我们的城市建设的一部分。

[-]

[-]

[-]

疯狂的建筑构想实现的过程是缓慢、循序渐进的,当我们看过一些神奇、令人愉快的未来设计时会对现在的一点点进展而沮丧。但不要觉得自己被骗了,今天各种美梦一般地设计只是为未来奠定智力基础,未来的某一天终会全部实现。

本文译自 The Daily Beas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