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22 , 19:45

[脑洞大开] 从理论上推算,我们应该如何寻找外星人

180年时间可以改变了很多事情。19世纪30年代,苏格兰的牧师和天文爱好者Thomas Dick想要计算出宇宙中智慧生物的数量。他假定所有的天体上都有智慧生物,也许这些生物和我们并非一模一样,但他们在体形和生活习性方面和我们很相似。然后他拿到了英国的人口数据,在外星生物的居住密度很大这个假设下,他预计了各种星球上的人口数量。

[-]

他当时预计金星上有500亿金星人,火星上有150亿火星人。

22万亿的31倍

那木星上呢?大概有7万亿木星人(随便你怎么称呼他们)。他甚至认为土星环上有8万亿居民,这仅仅是土星环上的数量!最终,他算出我们太阳系是22万亿个体的家,而他说这个数据还不包括太阳上的个体。他认为太阳上能装下的生物数量是22万亿的31倍——这种说法似乎很合理,每个天体都是漂浮着的庇护所,有对应的生物住在上面。你在天空中能看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一个家。

Dick的上一代人,杰出的天文学家Willian Herschel(他发现了天王星)和Dick的想法不谋而合。1794年,Willian也说过太阳上可能被占据了:“和其余的星球一样,太阳居民的器官已经适应了这个特殊的环境。”太阳上的居民已经掌握了不让自己沸腾的方法。

微生物

那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们的心境完全不一样了。除了地球上生活的生物外,我们已经停止期待在太阳系中还有别的智慧生物了(更别提它们有着庞大的数量)。我们煞费苦心地将探索基金用来搜寻微生物,如果没有找到的话,我们希望能够找到数亿年前的生物化石。和Thomas Dick想象的拥挤宇宙不同,我们想的是除了我们以外,宇宙没有任何人。

如果这种想法太让人沮丧(或者不可能),那么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智慧生物存在的地方实在太远太难找到,我们可能永远没办法和他们联系上。最终,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独一无二。

这一事实与19世纪30年代人们想象的相去甚远。但哥伦比亚大学的天体生物学教授Caleb Scharf说这一现状有可能会改变。在他的新书The Copernicus Complex里面,他阐述了自己对宇宙之谜的见解,并说道:“在人类历史上,我们已经相当接近答案了,我们即将开始了解这一切。”

Scharf教授说我们现在拥有我们所需要的工具来找到生命的真面目。当我们在宇宙中搜寻的时候,我们要找到的就是生命的本来面目。

在有了正确的工具以后,他写道,我们就会很快定位一个星球,着眼于该星球大气层(如果它有大气层的话)反射的光,通过用光谱仪分析,我们就会看到生命的迹象。

简单来说,让我们假装我们看到一个这样的星球……
[-]

假设黄色是氧气存在的证据,粉红色是甲烷存在的证据。那么这个星球同时有了氧气和甲烷对吧?

据Scharf教授的说法,氧气和甲烷并不会同时存在于大气中。它们通常会和其它的元素结合然后消散在大气中。“在一个大气层中能够检测到这两种物质表明有东西在不停地补充它们,最好的一个说法就是有生命在做这种事情。”因此这个星球现在有了一个“生物特征”——这相当于是它在告诉我们“快来检查我!我这里有可能存在生命。”

[-]

现在人类已经发现了1700个星球(在去年就有700个星球被发现),这些生物特征让人类知道具体怎么去寻找生命。

我们已经将光谱技术运用到了地球上。卫星用反射光来检测湖泊、沙漠、草地、停车场和海滩的变化。低等植物反射的近红外光比较多,在地球表面上发生的事情都会通过光反射到太空中,Scharf教授写道:“我们也许能够更好地捕捉来自遥远世界的光……然后我们可能会发现这些生物特征。”

如果我们捕捉到来自外太空的淡蓝色、少许绿色或者红外线的光斑,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找到了智慧生物。毕竟,有地球以来,单细胞黏液菌占据地球的时间占大多数。黏液菌有可能是一种信号,但这没什么意思。土星环上有着数万亿的生命?那可是个派对。

[-]

不过一旦我们看到了外太空里面黏液菌的反射的颜色,那么我们就可以缩小研究范围,接着也许(只是也许)我们有可能会找到外星人。

如果有外星人的话,他和她,有可能也在呼吸,然后制造垃圾和噪音,四处改建,然后嗡嗡地吵着要离开。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