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16 , 17:18

史海钩沉:战争时期的居里夫人

[-]

1914年8月本该是居里夫人的职业高峰期。那时的她,发现了两种元素,开创了放射科学,攫取两次诺贝尔奖,并正准备在巴黎建造一处研究镭元素的研究所。

然而,对居里夫人来说,20世纪很是残酷。先是,她的挚爱与科研伙伴,皮埃尔,不幸遭马车碾压去世。后来她又被法国科学院轻视,并被诽谤搞婚外恋。尽管法国似乎渴望将居里夫人收归囊中,但在右翼的“危险的外国人”舆论下,他们又开始敌对她。度过了蛮长的沮丧期之后,居里夫人最终在1914年见证了镭学研究所的落成,但那时实验室中的男性研究员却都被征兵入伍了。

因此,当德国轰炸巴黎时,居里夫人决定参与战争。

首先是经济上。当时的法国政府正在为战争筹集黄金,于是居里夫人将诺贝尔奖牌拿到了银行,捐给了政府。当听到银行拒绝熔掉奖牌后,她便拿出了诺贝尔奖金,购买了战争债券。在爱国情怀的催动下,她关掉了实验室,并为如何在战争中帮助国家绞尽了脑汁。

居里夫人的下一个灵感便是后来的简易X射线仪。那时,居里夫人手上的1克镭元素的法国仅有的研究用镭。而在战时,她无法进行镭元素的研究。她便想为何不研究其它种类的射线。于是她开始学习X射线的知识。在学习过程中她意识到,自己手上有着最厉害的科学技术。然后她便想:战争那么血腥残酷,也许X射线能够派上用场。为什么不把它们带到战场中去呢?

有了计划之后,居里夫人便果断的行动起来。首先,她耐心的与法国政府交涉,说服他们让自己做红十字会放射科医生。然后,她又去找自己最有钱最有势力的朋友,哄骗,乞求,骚扰他们,让他们捐钱捐车来支持她。十月底,居里夫人学会了X射线科学与人体解剖学,还拿到了驾照,掌握了基础的汽车机械学。她在一辆雷诺上组装的移动X射线仪是最早的20台之一。

[-]
居里夫人与她的X光车“小个子居里”

一辆卡车,一个发电机,一张病床,一个X射线仪,开到战场上,检查伤员的伤口,军人们把它戏称为“小个子居里”。不过让居里夫人惊讶的是,X射线在战场上很是受到排斥,医生们觉得这种新流行的放射学在前线没有用处。为了证明自己,居里夫人不顾法军高层的反对,以25英里的时速将卡车开到了战场。带着伤的士兵们在车里得到检查,子弹,榴弹残骸,均能够被检测出来。士兵们并没有意识到,为自己诊疗的人,曾两次摘得诺贝尔奖。在17岁的女儿伊雷娜的帮助下,居里夫人有条不紊的操作着设备。所幸的是,仪器运行非常完美。而这一切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后来,事实证明在战场上,X射线能够帮助进行外科手术。但居里夫人并没有就此罢休。她狂热的工作着,这里要更多的车辆,更多的X射线仪。她想,为什么不多造些工作站,来个200个。由于厌恶了军队的不作为,居里夫人决定自己来做。她为150名妇女开设了X射线学习班,并让伊蕾娜回到战场,继续管理X射线仪。然后她又取回了自己的镭元素,并开始收集放射性气体(氡),制作空心针,用来为组织感染消毒。

[-]
居里夫人在教授护士们放射学

1918年宣布停战的时候,居里夫人正在实验室收集氡。听到消息后,她在窗户上挂起法国国旗,将“小个子居里”开到街上庆祝。不过,那时的法国政府并没有意识到居里夫人的X射线仪救助了上百万法国士兵,直到居里夫人在1934年因长期暴露在辐射下去世后,法国才为她颁发了奖章。由于长期暴露在辐射下,居里夫人的衣服,实验设备和笔记本都充满了放射性,必须带上特殊的防护服才能去接触它们。

后来居里夫人回忆战争时期时说,“看似困难的事情变得容易了,那些不相信的人便接受了,不懂的人开始学习了,不关心的人也为之而奉献了。

本文译自 mentalfloss.com,由译者 K7419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