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14 , 17:52

盲人能看到什么

[-]

2004年,Peter Ko?nig做了一条特殊的皮带:这条皮带在对着北方的时候就会振动。戴上这条皮带,然后面向北方,皮带的前面会振动;当你转向西面的时候,皮带的右边会振动。Ko?nig是德国奥斯纳布吕克大学(Osnabrück)的一名认知科学家,作为初步研究的一部分,他把这条皮带给了名为Udo Wa?chter的人使用。在使用这条皮带六周后,Wa?chter的方向感有了大幅度提高。即使在100英里外的小镇上,他都能马上指出自己家的方位。

可能你根据周围的建筑,也能在任何时候知道北方是那个方位,但你依靠的是周围的建筑。你无法像赤蠵龟或者迁徙的候鸟一样判断出方位,你甚至连Udo Wa?chter都比不上。

盲人看到的是什么呢?似乎所有的盲人都被这样问过。你最开始可能猜测盲人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想象一下,你告诉一只鹅(对人类不是很了解)说你没办法感受地球的磁场。那只鹅就会很困惑地问你:“那当你改变你正面对的方向的时候,感觉到了什么呢?”

回答当然是什么都感受不到。就像盲人感受不到黑色这个颜色一样,由于我们无法感受到磁场或者紫外线,我们对此不会有任何感觉。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缺少了什么。

为了理解失明可能会是什么感觉,想象一下在你脑后的东西“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当你看前面的时候,看到的东西是有边界的。你延伸到每一个方向的视野只有这么远。如果你张开你的双臂,然后把你的手往后伸展到看不见的位置,你手所占有的空间是什么颜色的呢?这个空间看起来可不像是黑色。它看起来也不是白色的,它就是没有颜色的。

与此类似的是患有半侧空间忽视的人,他们也看不到,因此会忽略他们视野范围内的一半空间——右边或者左边。比如,他们只会吃他们盘子里面没有被忽视的那一边的食物。在他们忽视的那一边,他们并不会看到有黑色的斑点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如果他们能够看到有黑色斑点挡住视线的话,他们会直观地意识到他们有问题。但他们看不到,就像我们看不到我们身后东西却不觉得有问题一样。

盲人没有视觉,但他们有别的感觉来感知空间关系。假如你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在餐桌下面脱下了你的高跟鞋。当你要起身的时候,你可能会用你的脚去找它们,找到了以后再穿上,整个过程不会用眼睛去看。你能够这样做是因为你用触觉系统对空间进行了编码。同样,盲人也会用他们其它的感觉(比如听觉和触觉)来形成对外界的认知。

这表明感觉(由眼睛等这样的身体器官所传达的信息)和知觉(由我们的头脑所产生的想法或者感觉)这二者有明显地区别。相似的记忆编码能够由不同的感觉来创造出来。你可以由你的眼睛、耳朵、手甚至是鼻子来感知一个物品和你的距离。所有这些感觉都能够映射空间信息,不过我们通常认为只有眼睛能够这样做。

这也是Wa?chter戴上那条皮带以后发生的事情。他的大脑有很强的可塑性,能够将皮肤上的振动与方位联系起来,而这种方位信息原先只能由眼睛来判断。

当皮带实验结束以后,Wa?chter感觉怅然若失。大多数时候,他感觉不到他之前一直有感觉的、模糊的振动。没有了那条皮带,他经历的事情就像你尝试看你脑袋后面的东西一样。

本文译自 nautil.us,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