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11 , 13:47

为什么人们总关心女科学家的外表?

[-]
一位搞科研的女性

本周末《观察者》报对Susan Greenfield进行了采访。其实应该有很多东西可以问的,比如,她到底有没有回答Dorothy Bishop 2011年的有关自闭症,多动症(ADHD)和网瘾的问题?气候变化的比喻有帮助吗?或者是,为什么那些“按照自己步调走”的科学家有点烦人?

结果一个都没问。因为在第二段里我们看到了报道科学领域女性的一贯套路,编辑看来觉得有必要带领我们去探索一下这位男爵夫人的身体:

「这位牛津大学的联合药物学教授留着一头“金长直”,穿着粉色的露膝短裙,配以奶白色的花边。她告诉我她经常和一位21岁的教练打壁球。作为一位保养的相当好的63岁女性,她不仅仅在她的专业方面显得令人印象深刻。」

[-]
Susan Greenfield

这些话在整个严谨地褒奖Greenfield工作的采访中显得突兀,而这种对女性科学家的态度已经有几十年了。

根据Marcel LaFollette的一篇未被引用的论文,一本1926年的杂志曾在介绍一位出名的女性医药科研工作者时赞扬她的红木家具干净得反光。另外一本1950年的杂志里面,一名原子能源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的高级官员因为缝补她自己的衣服而被称赞。之后,Dorothy Nelkin提到,Maria Mayer(1963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被描述成“一名瘦小腼腆,无私奉献的妻子和母亲,十分宠爱她的孩子们”。Barbara McClintock(1983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则是“烤黑核桃很出名”。

[-]
Maria Mayer

[-]
Barbara McClintonck

在如今如此开化的时代,记者不再试图越过奖杯,文章和其他成就去注意反光的厨房桌子,他们把注意力放在了女性本身,不过他们可能会在某些女性的特征部位停留太长时间,结果忽略了其科研工作。就像Cardiff大学的 医学工作者Mwenya Chimba和Jenny Kitzinger所著的一篇论文里说的一样,很多现代对女性科学家的描述是这样,“她像一名下班的邦女郎,但其实她是一名物理学家。有机会的话,很多人都想和她一起做实验。”还有比较平淡的,“闪耀的智慧之光可不会让你上《时尚》杂志的头条。”

作为一项研究英国媒体对女性科学家态度的项目的一部分,Chimba和Kitzinger的研究基于对51名科学家对采访,内容是她们自己面对媒体对经历。

研究发现了一项显著的不同:就是对女科学家的关注点。半数人被问及自己的衣服,体型和发型,而对男性此数据只有21%。这个可能无伤大雅,尤其是出现在正面报道的文章里的话,但Chimba和Kitzinger强调的是报道里用语的语气。例如,女性可能会用“一头厚实的金色长发”,而对男人来说则一般是胡子“他那一脸不羁的花白胡子更像是对达尔文的致敬,而不是上帝。”

提及头发和高跟鞋等更像是一种炫耀她们除了科学外未被发现的一面。然而,同时我们不应该忘记对外表的关注容易让人忽略科学家的本职,也会有人指责她利用自身的□□来吸引注意,操纵别人。

不过Chimba和Kitzinger最重要的发现可能是这个:女性吸引关注是被用来表示其在科学界地位的特殊性。例如,如果一个科学组织的对外官员要宣布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他们会选一位中产阶级的男性白人去宣布,而BBC早间新闻就会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性。男人象征着科学界的庄严,而女人一般代表着科学的□□和魅力,这可能就是真正科学家和包着科学外衣的糖果的区别。

[-]
海蒂·拉玛,被誉为史上最美科学家

再来看Greenfield的例子,论文强调其中关键一点就是,女性不只是媒体展示出来的形象,她们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主动的洽谈者,她们自己都无法控制这一点。例如,有人在谈及利用了多少自己的外表来加分时,说就像在走钢丝绳,或是与魔鬼同床。也有人说从个人角度来讲被恭维了,但从专业的角度来讲被冒犯了。还有人说自己直接放弃了因为自己太不上镜。

男人,在电视上也会被占便宜。当然,他们也会感觉不舒服,但是这对他们的事业构不构成威胁还有待商榷。同时成为成功的科学家和名流是很难的,但Chimba和Kitzinger表示对女人来说尤为严重,尤其是当“性”牵涉进来的时候。有个短语叫做“媒体婊子”,引用Laura Barton的话来说“即使在智慧生物里也有渣滓和种马。”Greenfield的新书发售将会带来无可避免的批判,所以让我们记住这些吧。

本文译自 the guardian,由译者 Skywalk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