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10 , 10:59

孩子的命运在出生时已成定局

[-]

不断流淌的历史长河中,人们一直相信教育是区分人类水平,帮助弱势群体提升能力、增加成功机会的一种方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社会学家Karl Alexander曾说:“规矩办事,勤奋学习,表现良好,这些将会为你打开成功的大门”。不过,在6月份出版的一篇最新研究显示,人们是成功还是失败,是生存还是死亡,是进监狱还是去上大学,主要是由家庭和金钱所共同决定的。

《The Long Shadow》一书的作者Alexander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场景,将两个同龄的孩子安排在一个城市中,或者干脆就将这两个孩子安排成邻居。Alexander要探寻的就是,什么使得这两个孩子的人生轨迹大相径庭。为了得到答案,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实验。从一年级到20岁末,他们跟踪调查了近800名“巴尔的摩”地区的孩子。

研究者们发现孩子的命运早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这些决定性的因素就包括家庭的幸福程度,以及家长的经济水平。

生活在幸福富足的家庭中的孩子会赢在起跑线上。来自单亲家庭中的孩子、在以后的生活中会过得十分清贫。近800名孩子中只有33人从底层的深渊中爬了出来,加入到了高收入的人群中。低收入家庭中的一小部分孩子、在他们28岁的时候获得了学士学位。

我们(原文作者,下同)前往巴尔的摩、打算去和Alexander追踪了近30年的两个人谈一谈。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来自帕克威尔的Monica Jaundoo

80年代初期的时候,生长在巴尔的摩的Monica Jaundoo过着十分艰苦的生活。她说:“我对枪杀以及死亡这些事都麻木了,我记得当时我只希望那些受害者在被杀害之前四散逃离,这样我们就有地方玩跳房子和躲避球了”。她家外边的情况糟糕不堪,不过她家里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Monica回想起过去的日子时说道:“家里炎热难耐,没有空调,天然气和电力的供应也是时断时续,只有些令人讨厌的老鼠与我们为伴,情况真是糟糕透顶”。而且Monica的父母一直沉迷□□,酗酒成性。父母的劣行也让Monica的哥哥受到了影响,她说她的哥哥现在还是死不悔改。

jaundoo身上有太多值得研究者发掘的地方了,她的故事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研究者们愿意长时间追踪这名孩子。她没有去上大学而是去了离“巴尔的摩”不远的城市“帕克威尔”。

她的故事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此命运多舛的她是如何突破重围最终取得成功的。

她说:“当我的儿子降生的时候,我马上就意识到、不能让他的命运也同我一样糟糕”。Jaundoo小的时候生活清贫,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身为人母的她决定、即要让她的孩子们享受到物质上的关怀,同时还要让他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她找到了一份薪水还不错的稳定工作。jaundoo育有两个孩子,17岁的Romeo以及8岁的Makai,两个孩子的学习成绩都很好。Makai天资聪颖,Romeo现在正在考虑大学要学什么专业,虽然目前他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不过他打算要学习环保专业。

她坦白的和孩子们交代了自己的童年。她说,孩子们听到自己的生活环境和我的生活环境差这么多的时候、十分惊讶。8岁的Makai说:“我的母亲告诉了我她过去是怎么生活的,我喜欢听母亲述说她过去的经历”。

如果霍普金斯大学的报告能够说明问题,那Makai和Romeo以后将会比他们的母亲更加成功。

来自巴尔的摩的John Houser

John Houser告诉我们说:“身为‘洒水车修理工’的儿子你会学到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你将会理解勤奋劳动的价值”。他说:“只工作,不休假,不抱怨,如果你病得不轻那你可以休息几天,不过一定要保证病好了马上就去工作”。

他生活在一个庞大且连接紧密的家族中。他的祖父母,阿姨,叔叔就住在几条街之外,他记得他经常会去看望他的表弟。

Houser当时没有意识到,相反他觉得父母做的工作还不错。他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他们做的工作一点也不好,父母在意的事情比你所没意识到的还要多,不过当你意识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它的强大之处”。

后来,Houser去了“弗罗斯特堡州立大学”继续学习,但是和他住在一条街上的朋友们却选择了□□。他在回想起20年前一位因□□而死的朋友时说到:“他们中的一些人死了,一个三十七八左右的人死于心脏病,这真可怕”。

Houser说他只吸过□□,但是他的许多朋友们可没有浅尝辄止。所以他是怎么避免堕落的呢?他说:“你亲眼见证这些事情的发生,你亲眼目睹你的朋友欺骗自己的母亲,或者是你看到了他们几个月以来的变化,他们变成了□□的奴隶,他们因□□而亡,这一切触目惊心”。

种族差异

Houser的故事反映了研究的另一方面。研究员发现实验中的富裕白人吸食□□以及酗酒的频率最高,现在这些频率还在不断上升中。

Alexander说:“我们称之为问题行为的举止在白人身上表现的最为显著,非裔美国人次之”。“出身良好的美国白人从事“酗酒、吸食□□、以及滥用□□”这3种行为的人数比例最高”。

Alexander的研究数据为我们展示了同为□□者,同有逮捕记录的不同种族男人之间的差异。

22岁的时候,89%的白人辍学生选择去工作,而选择去工作的黑人辍学生只占总人数的40%。28岁的时候,有41%出生在贫穷家庭中的孩子已经从事了犯罪活动,有相似背景的黑人从事犯罪活动的比例为49%。

Houser说他理解为什么年轻人会选择去犯罪。相比于唱歌乞讨或者是一小时只给几块钱的工作来说,通过犯罪快速获得的钱财更有吸引力。他说:“你要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对于Houser来说他就得到了好报。现在他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兼一位自由撰稿人。他三岁的儿子也叫约翰,并且小约翰很快就要去市里的学校上学去了,这所学校离他们在“巴尔的摩”的家不远。Houser说:“我的儿子聪明风趣,无所畏惧”。

Houser说:“孩子们去改变你们的命运吧,因为你必须这样做,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将会成为一名糟糕的父母,不过你知道你不想这样”。“你在改观,你的孩子们也会让你改观,你要改变孩子们,让他们做好进入社会的准备”。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仙剑守望者3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