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10 , 13:54

日本岌岌可危的医保体系

这天天刚亮,退休了的石山薰就来到川崎市的一家骨科门诊前,他来得早点,可以跟20多位其他退休老人一起聊天,顺便等待诊所开门,他们每个人都从家里带了一把椅子过来。

[-]

“我一周要来六次,让医生检查我的背部的复原情况,”82岁高龄的石山老人说,七年前的一天,他在一场车祸中伤到了背部,“我们大家差不多每天都见面,我之所以能保持这么好的精神,秘密就是来这里看望朋友们。”石山先生边说边砸吧嘴里的香烟。

和大多数70岁以上的老人们一样,石山只需要承担10%的医疗费用。日本这种特色社会福利体系对减少病人去医院的次数没有很好的限制措施,比起美国,日本的福利体系更加鼓励病人去医院看医生。不过,医疗费用已经成为了本已负债累累的政府预算中巨大的负担,更加糟糕的是,这块费用还在飞速增长,截至目前日本政府的医疗保险预算赤字已经达到4000亿美元,比泰国的经济总量还多。

东京摩根士丹利MUFG证券公司经济研究部主任Robert Feldman说:“政府再怎么提高税率都没有用,除非抑制社会福利花费,财政预算才能得到巩固。如果日本政府放任这块的花费继续膨胀,结果终将失控。”

[-]

财政负担

日本法律规定日本公民必须参加公共医疗保险,根据收入不同,有不同的扣费标准。

日本70岁以上老人享受的补贴中,90%来自家庭收入低于520万日元(31.8万人民币)的家庭。

2011年,70以上老人平均在医疗上的花费为80.68万日元(4.9万人民币),这个数字是70岁以下人群的4倍,而这部分人需要自己承担30%的医疗费用,数据来自日本卫生福利部最新统计数据。这些开销中38%的部分落到了地方政府和国家的肩上。

病人医疗负担的减轻、对贫困家庭的医疗卫生服务项目,以及医院大量的住院病人都推动了日本政府的医疗花费,日本学习院大学经济学教授Hisao Endo解释说。

销售税

日本人平均每年要看13次医生,美国人平均每年4次,英国5次。日本对于疾病或受伤的短期住院时间平均为17.5天,在美国为4.8天,英国为7天,数据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统计数据中,日本每千人拥有的病床数量为13.4张,位列统计榜首,美国的千人病床数量为3.1张,英国为2.8张。

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这确实是个很难克服的问题,如何让老龄化社会下经济衰退了20年的日本,这个全球第三大经济体,重新雄起,安倍眼前要解决的困难可谓沉重。到2030年,日本7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全国人口的1/4,在2013年,70岁以上老人就已经超过了600万人。

今年下半年,安倍必须决定国家经济是否能够负担销售税自四月以来的8%基础上再次提高2个百分点,更高的销售税是否能够负担起日本在医疗领域的花销呢?

改革不利

根据日本国家卫生福利部的统计数据,2025财年的医疗花费将比2012年上涨54%,达到54万亿日元。

安倍如果想稳定现有的社会福利体系,就需要在体系改革上做更多努力。就算按照最佳的情况推算,日本政府所欠下的债务和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从2013年的227%,生长到2030年的264%。

如果想要在2020年前将这个比值稳定在270%以内,政府必须将65岁以上人口的社会福利削减27%,并将消费税提高到17%,Feldman做出了如上测算。

养老金花费

日本政府一直以来都在试图削减社会福利开销,为了控制养老金开销,日本政府正在渐渐提高国民的退休年龄,2013年,60岁以上老人就可以领到退休金,到2025年,这个年龄将提高到65岁,日本政府还希望将养老金的增长幅度控制在通胀率之下,希望在未来减少政府的实际负担。

[-]

□□烦

“日本国民还没有感觉到危机将要来临。但是,如果哪位政客提出增加医疗费用的自负比例,多半无法赢得大选。”

7年前石山先生从□□一辈子的出租车司机岗位上退下,靠着他每月17万日元的退休金和妻子生活在一起。

“如果政府决定加大医疗费用的自负比例,我的麻烦就大了,”石山说,“大选的时候,每次民意调查我都参加了。”

本文译自 Bloomberg,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