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08 , 17:57

英雄的大脑的确跟普通人不同

[-]

小时候看的灾难片中有一个镜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乘客们试图逃离一艘着火的沉船,他们到达了一个过道的尽头。看起来他们都必死无疑,但是其中有一名男乘客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做成一个人体桥。其他人从他身上走过到达了安全地带。之后他摔下去死了。我忘记了这本电影的名字,我也不知道那些乘客为什么不能跳过那段空隙。但那位男士自我牺牲的精神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记忆里,他单纯的英雄主义、愿意为他人牺牲自己的生命。

所以新的大脑研究吸引了我的注意。43名年轻的成年人(30名女性)经历了一场虚拟的灾难,Marco Zanon和他的同事扫描了他们的脑部图像。这些年轻人佩戴着虚拟场景的眼镜和耳机,在等候室与其他三个参加者会面。事实上,虚拟灾难的其他部分由电脑控制。在房间中进行一段时间的探索后,这些参加者很惊奇的听到了火灾报警的声。早些时候这些参加者被要求他们的行为需要与现实时间中一样,所以他们迅速的撤离大楼。组织者还模拟了烟雾、火苗以及咳嗽和心跳声来增加实际效果。

重要的是,在出口附近他们的生命能量几乎快要消耗完了,但他们遇到了那些在等待室里遇见的伙伴,他们发现一位伙伴被高出坠落物体压着马上就要死去。每一个参加者都面临相同的选择——救伤员(他们之前了解到这个物体可以用一个操纵杆移开,救其他人需要暗笑150多个按钮),或继续前进到安全的地方。在经历了这个模拟灾难后,研究者扫描了参加者的大脑。他们运用一种称为独立分量的分析方法,需找大脑中相关的活动。

出现了16名英雄,其中有11名女性,他们救出了被困的人,19个人包括12名女性没有帮助那个被困的人。还有8个人试图帮助但最后放弃了,这些人没有参与之后的大脑分析,因为数量太少了。Zanon和他的同事发现在大脑中有三个关键部位与成为英雄或自私的人有关。那些自私的参加者中第一个更活跃,活跃区域还包括前脑岛以及丘脑和小脑。Zanon称这些区域与一些突发事件的出现有关,并伴随着焦虑。研究人员说,这些区域的活动也于避免伤害有关。换句话说,大脑中这个区域活跃表明那些自私的参与者更加绝望(他们比那些英雄更加焦虑,但这些并没有达到统计学意义)和有更大的动力来保护自己。

另外两个区域在英雄的脑中更加活跃,特别是在他们遇到受困者时。第一个包括内侧眶和前扣带皮层。第二个包括结颞顶叶的一个区域,这个区域之前被认为与思考别人和区分自我有关。大脑中这些区域的活跃更加的反应了他们对被困者的同情。然而研究者认为这也可能反应了一个人对其声誉的关心。

金融游戏中有很多利他主义和“亲社会”行为的研究,为的就是测量人们的慷慨和信任。或研究者故意把钢笔掉在地上,看看参与者是否弯腰把它们捡起来。这些方法显然与真实的英雄主义相去甚远。所以你会在一个研究中看到一点点的戏剧效果,尽管是在一个虚拟的现实环境中。不幸的是,我发现这项研究在其他方面令人失望——似乎涉及到太多的猜测。第一个大脑区域,研究人员发现它与焦虑有关。鉴于其他前岛叶皮质的研究,对这种同情心理只有一种解释。在这种情况下,自私的人怎么可能表现出更多的同情心呢?也许我们应该记住,正如Neuroskeptic最近在博客上指出的,活动的强度和功能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也许研究中那些自私的参与者的脑部中这个区域显得更加活跃是因为他们必须更加努力的同情受害者,对于英雄而言就显得自然而然。

最后,我们在这个研究中学到了什么?看起来我们对英雄有偏见,例如他们对他人有更多的感觉,大脑扫描后的结果符合之前这些猜想。这让我再次想起,深层次的心理学研究需要有研究基础,在这种极端勇敢的行为下,那些复杂的心理状况会让我们更好的探索与神经心理学有关的英雄主义。即便如此,如果我们的目标是理解英雄主义,大脑真的是我们的研究目标吗?我不禁感到怀疑,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研究人员承认他们不能从自己的发现中得出“最终结论”,他们表达了适度的希望,希望他们的研究能够激发新的假说和实验。

同时,有谁知道我小时候看的遭难电影叫什么名字,请告诉我。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island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