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05 , 22:34

逃犯自白:18个月的逃亡生涯

[-]

47岁的Aubrey Lee Price曾经是乔治亚州(Georgia)的一名牧师,后来成为了一名财务顾问。2012年6月,在挪用了他的顾客上百万美元的财产之后,他给家人和朋友寄了相当于自杀遗言的字条,随后,这位四个孩子的爹登上了从基韦斯特(Key West)到佛罗里达麦尔兹堡(Fort Myers, Florida)的轮渡,然后失踪了。2013年12月31日,他完全变了个样子,但他在乔治亚州不伦瑞克(Brunswick, Georgia)被要求将车停下来,因为他的车窗太黑了。他现在已经被定罪了,并要向他欺诈的顾客赔偿5100万美元。在这里,他向我们讲述他那18个月的逃亡生涯。

当我(Aubrey Lee Price,下同)在2012年6月离开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我当时想的是我要去哪里自杀,那是我唯一的选择。在我离开之前,我花了30天的时间来写诀别信,并且为我的自杀做打算。

我不想说太多关于乘坐轮渡的事情。显然,我没死成。但说实话,当我在船上的时候,我并不确定我是不是要跳下去。我当时准备跳的,为了防止自己不想跳,我还准备了B、C、D计划。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杀了我自己。在船上,趁着天黑无人的时候,我丢掉了除驾照和结婚戒指以外的所有东西。我丢掉了我所有的信用卡。当时我名下只有18美元来付邮费和出租车的钱。那天晚上晚些时候,我穿过佛罗里达去了一个不同的地方,然后一个朋友过来接了我。

当时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随机应变。

在我逃亡之前,我去了委内瑞拉。我要到这里和另外两个人签律师合同。在这里我还有三个能值不少钱的农场。我在这里和down做生意的时候,有另外一个身份,我已经和他做了7年生意了。他有不少合法的、诚信的生意。在和他谈过之后,我发现他有更多的生意。

不久我就离开了那个轮渡,去南美为他工作。在他的圈子里面,他就像国王一样,每个人都要为他让路。他喜欢我不仅是因为我的英语很好,还因为我是一名罪犯。

有一天,他和我一起去了一间仓库,仓库里满是可卡因。我不知道他有个这样的俱乐部。这里有30到40名员工,他们把小袋子装满白色的粉末,而古柯叶就在另外一个罐子里面。他当时问过我:你是想在别人撒尿的下游还是想成为撒尿的那个人?

在我回到美国之前,我为他工作过一段时间。

前一个半月我都在想:我能活着吗?我没有生存的欲望。唯一支撑我活下来的就是我的孩子们。

为了不给他们带来麻烦,我从来不去我孩子的Facebook帐户,也从来不给他们发电子邮件。

回到美国之后,我在一家星巴克或者一家麦当劳下载了一份如何制造假身份证的软件。我有六个假身份证,国内国外的均有。我用了很多不同的别名。

我想再见我的狗一面,它是一只名叫Holly Jolly的金毛猎犬。可能我再也没办法见到我的狗了。它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其实并不想逃跑的。逃亡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每天都要担心会被抓。总是要四处看,像有被害妄想症,说出的每个字都要再三斟酌。不想开车,就算开车也不想载人,因为警察要检查每个人的驾照。我宁愿一个人,至少这样车的掌控权在我手里。

我被捕的那天,捶着方向盘,在心里骂上帝。但我现在想明白了,如果我不经历这一切,就不会到现在这种程度。我很高兴我现在面对了真相。

本文译自 esquire,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