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04 , 08:00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新科技

[-]

最近的一个聚会上,一位男校长告诉了我(原文作者,下同)发生在他们小学的一件事。显然,他们学校的一名男教师不会将他的笔记本电脑连接到投影仪上。最后一个孩子,我提醒你是一个孩子站了出来,走到了讲台前,帮助老师解决了这个问题。“你能相信吗?学生居然比老师知道的还多”。

我谦虚的笑着,心想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听过的最无聊的事了。谁还不知道年轻人比他们的父母更懂得科技?这一点也不值得惊讶。

我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直到我最近在网上发布了一篇如何维护PC硬盘的教程。(包括碎片整理,硬盘清洁,以及其他项目)文章的评论区有人轻蔑的写道“我从XP时代就这样□□”还有人写到“什么样的白痴才会笨到需要教程教他怎么做呀!”这篇教程看起来确实很容易,不过它可是我们那周分享次数最多的文章。

人们了解并给许多对立的特质命名,例如自由和保守,富有和平穷,弯的和直的。我们也会将自己归在其中的某些类别里,“同类”或者是“异类”都会向我们施加压力,我们随时留意这些人的存在,我们设立法律条文,确保人人平等。不过当我们认可两种不同的科技消费者的时候,情况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碰到过许多专为某些人群设计的科技产品。制造者们在制造这些商品之前,就构思好了那些特定的用户,以及产品为用户带来的科技体验,从指导书中各步骤所含专有名词的数量,也不难看出这一点的存在。

不幸的是根本就没有某一类型的科技消费者。重口难调,最后还是会有些人不高兴。如果设计的过于复杂,科技菜鸟们就会相当不适应,菜鸟们最后就会关了它,不再使用。如果设计的过于简单,技术宅们就会感觉到自己被无聊的产品侮辱了。

[-]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现实生活中存在有两组以上的科技消费者。《傻瓜教程》的出版商不仅将这本书直接销售到了那些新手们手里,而且他们还明确的定位了书籍的受众人群。专为老年人制造手机的厂家Jitterbug,看起来也不像是受众于所有人。

的确,当受众者是所有人时问题就来了,许多人觉得微软的word很难学,但是有人就觉得word在程序控制方面稍显不足。超级用户因iphone缺少用户订制系统而失望的时候,新手们还在因按键太多而不知所措。即使是相机,也能分出不同的帮派来。

学习软件最终也会是无用功,因为不同软件菜单不可能一样。苹果曾经出过一款帮助系统,通过在屏幕上画红圈来告诉用户该点那。没人知道也根本没人用这个辅助功能。

过程是艰辛的,不过最终是可以完成的。我们生产出优雅实用的东西的时候,菜鸟和技术宅都不会抱怨了。例如健身记录腕带,谷歌搜索等等。

世界上总会有设计给菜鸟的产品,这无所谓,只要它们商品标有“菜鸟向”三个字就好。同时,还有一个能减轻一些科技失望感的方法,那就是不要乱批判,毕竟我们都是从菜鸟一步一步走上来的。

本文译自 Scientific American,由译者 仙剑守望者3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