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04 , 23:26

可以控制自己梦境的人

[-]
当 Caroline Coronel 把目光投向他的父亲的时候,她感到无比的喜悦。俩人在拥抱之后坐下来闲叙一番,“像往常一样,他问了问我过得怎么样,我的家庭如何以及我的钱是否够花。”Caroline 说道,“我攥住他的手告诉他我爱他,真是无比的让人觉得舒畅。”

但这其实并不是一场普通的团聚,Caroline 所热爱的父亲,一位前古董商,在三个月前便去世了,而这场对话则发生在 Caroline 的梦境中。

[-]
37岁的 Caroline 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志来选择梦境

当然,逝去的亲人出现在人们的梦中并不是那么稀罕,但37岁的 Caroline 则是在学习了一项独特的技术之后有选择的梦到了她的父亲,这项技术名为‘清晰梦境’。而她正是那些宣称通过训练而凭借自己的意志来控制梦境的众人之一。

这些人称他们能在做梦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并进而决定梦中的内容和行动,从和逝去的心爱之人聊天到找一位完美伴侣来场交媾无所不及。

我们大多数人每晚会做大约两个小时的梦,在睡眠的 REM 阶段,因为我们的大脑并不会存储梦的内容,因此大多数的梦都会被我们忘掉。在做梦的时候我们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但清晰梦境的信徒们则称她们不光是旁观者,他们可以有意识地和梦中的世界互动,就像是玩游戏一样。

来自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称在这些人做梦时,她们的脑波活动和我们清醒时的活动状态一样。研究表明八个人中便会有一人偶尔体验到清晰梦境,通常是在我们处在睡眠尖端并且有意识的时候。

目前对此项技巧感兴趣的人正在呈爆炸式的增长,从15英镑的一节讲座到1500英镑一周的训练。学员们被传授想象的技巧来使她们在睡眠中恢复意识,同时他们也会被训练成可以达到放松的状态,并找到能让自己在睡眠中集中精神的关注点。

作为一名住在伦敦的音乐家,Caroline 便听取了邻居的建议参加了这一类课程,以解决自从她五岁开始就困扰她的做噩梦的问题。“我总是梦到被怪物追,”她说道,“我实在想不出做这些噩梦的原因,我有着富裕的家庭,上私立学校,同时通过练习钢琴我有着创造性的思维,但我的噩梦一直困扰到我成年。”而她88岁的父亲因败血症而去世更是使她夜不能寐。“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我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Caroline 回忆道。

之后她花费50英镑参加了由畅销作者,清晰梦境的老师 Charlie Morley 所举办的过夜课程。“我们学会的第一个技巧就是‘回到床上’。”Caroline 说道,“你需要设定一个闹钟在你睡了6小时之后叫你起来,然后你要走下床保持20到60分钟的清醒时间。之后,你需要放松下来,关上灯开始想象你希望梦到的场景,在睡着之前要集中注意力在那幅场景中。”

同时 Caroline 也被教育要让她在白天的时候做好做梦的准备,例如看一些熟悉的物体,比如她的手,然后问自己:“我是在做梦吗?”这是因为它们会不可避免的突然出现在梦中,而这些准备可以作为梦中的开关来让自己清醒过来。

“在上完课之后的一周我做的第一个清晰梦境非常简单,”Caroline 说道,“我弹着钢琴唱着歌,但我知道我是在做梦,这就像魔法一样。之后,我开始试着和梦中的角色飞翔或是聊天,我甚至在梦之试着使出了武术。之后在我父亲去世的三个月后,我决定在梦中和他相见。第一次的尝试是我梦到自己在我是,而在房间的尽头我可以清楚地看到父亲,他看起来好像更年轻了、我冲向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尽管我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感觉就好像我看见了他本人。当我意识到自己就要睡醒过来时,我告诉他我爱他并且很快会回来的。”

尽管有像 Caroline 这样的案例,但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清晰梦境的。伦敦大学金匠学院的心理学教授 Max Blumberg 就称许多科学家对清晰梦境都抱有怀疑的态度,因为现代科技实在是太难以分析清楚睡眠中的大脑活动了。

同时 Blumberg 教授也担心这些训练也许对大脑有害,“从心理学角度来讲,通过清晰梦境来治疗噩梦,你会忽视自己潜在的心理健康问题,”他说道,“现在许多人为了赚钱都会伸向一些无助的人,提供快速的疗法来治疗那些本应通过长期诊疗来治愈自己的人,而这会很危险。”

但 Caroline 却坚持道:“它使我通过一种全新的方式来看待生活,恐惧是你的大脑看待一切事物都是负面的,但现在我轻松多了,没有了压力同时也更开心了。”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636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