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31 , 12:55

五个没有科学解释的神奇现象

谁都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特别是难倒众多研究人员,一直没有得出解释的事情。人们总喜欢说“这个现象还没有得到科学解释呢!”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人们最钟情的五种未被科学解释的现象:

1. 人为什么会打哈欠?

[-]

你会打哈欠,我会打哈欠,大家都会打哈欠。特别是在阅读和思考的时候我们会打更多的哈欠(在阅读上面这段文字的你是不是也在打哈欠?)。有时打哈欠还会“传染”,你看到身边的人甚至是狗打哈欠时,你可能也会情不自禁的打上一个。那到底我们为什么会打哈欠呢?

类似的解释有很多,但是没有几个能经受严格的科学论证。有一种说法是:打哈欠可以增加流向咽部,颈部和鼻窦的血液,让血液带走头部更多的热量,从而起到给大脑降温的作用。与我们直觉相反的是,在天热的时候人们打哈欠的频率反而会更低。简单来说就是“在我们需要它的时候,它掉链子了” Adrian Guggisberg博士说。还有一个目前未被抛弃的假设是:打哈欠作为一个信号让我们身体活跃起来,保持警惕。Maria Konnikova在《纽约客》上写道:打哈欠后一般会伴有活动的增加和生理活动的活跃,这也许提示存在一种“唤醒”。

那为什么打哈欠具有“传染”性呢?根据最近发表在PLoS ONE上的文章,这也许和移情作用有关。不过又有更加新的研究得出相反的结论。我们就让它随风去吧。

2. 鬼魂

[-]

“好吧”,你也许会说,“我明白了打哈欠的事情了,那鬼魂呢?我不相信鬼魂的存在。”Well,根据美国CBS新闻在2005年的民意调查,其实48%的美国民众都相信鬼魂的存在。而过半数的女性(56%)相信鬼魂的存在。此外,还有超过五分之一的受访民众表示曾经看或者感受过鬼魂的存在。

现代科学对这个话题并没有深入的研究。不过也有一些让人大开眼界的解释。有一种说法是:与次声波,或者超出人类听觉范围的低频声音有关。次声波可以由风暴产生,也可以由家用电器产生。次声波可以使人类的器官发生振动而让人产生不安感。次声波还可以干扰人的视觉,让人误认为看到了什么。另外还有一个说法是:气流可能会造成一个“冷点”,让人误以为是鬼魂的存在。最后一个理论是,有一部分声称看到鬼魂的人,实质上是由于一氧化碳中毒而造成的幻觉。

3. 似曾相识感

[-]

你也许有过这样的感觉:有些场景好像在以前已经经历过,现在有重现了,让你感觉你是回到了过去。到底是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似曾相识感?简单回答你吧:目前还没有明确解释,但是有些观点也许有帮助。
有一个研究,把收拾对象置入到虚拟的电脑世界,研究人员发现,当研究对象遇到一个新场景,但是这个场景布局和他之前接触过的熟悉场景的布局比较接近,而且他又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就很容易会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认知心理学家Anne Cleary告诉《科学美国人》:伴随似曾相识感的那种不安感可能是由于新旧场景的对比导致的,一个不熟悉的场景不应该同时又是熟悉的。还有一个研究发现,一位健康的男性在服用了两颗预防流感的药物后产生了强烈的似曾相识感。此外,这种感觉也可能是由于大脑在建立新记忆或者在产生熟悉感的过程中出错导致的。

4. 大脚怪

[-]

大脚怪是一种很多名称的生物:在太平洋西北地区,它称为“萨斯科奇人(Sasquatch)”,在喜马拉雅地区,它称为“雪人(Yeti)”;在亚洲中部,它称为“野人(wild man)”,而在澳大利亚,则被称为“幽微(yowie)”。而科学家们则是称之为神秘生物:一种为被证实存在的生物。关于大脚怪存在的证据尚未找到,但是“缺乏证明存在的证据并不能作为不存在的证据”,有很多推测认为:在发生大脚怪的目击中,通常会涉及到大型的生物,例如熊,这可能会让人误以为是大脚怪。最近有研究机构获得了一份据称是来自于大型人形野兽的毛发样品。研究人员对样品的DNA进行分析,结果是“可能来源于浣熊、羊、熊、狗、人类或其他生物”,《纽约时报》报道(大脚怪并没有列入)。

5. 安慰剂效应

[-]

你肯定已经听说过安慰剂效应:如果你真心相信某样东西能产生特定的生理作用(例如说减轻疼痛),那它也许就真的能起作用,即使那样东西仅仅是一个小糖丸,而且完全没有药理学活性。因此,在所有的合法医学研究中,研究人员都说提供安慰剂,来证明药物的效果不是来源于心理作用。但是最近的研究表明,安慰剂的效果要远比我们想像的大,例如说,你即使已经告诉受试者,他所服用的药物为安慰剂,依然能产生效应。这也同样适用于睡眠这一领域。如果你确信自己和其他跟你睡了相同时间的人相比,睡得更好,那么你很可能在某些测试中表现得更加好。

有一些实验也许能解释安慰剂效益,例如说,有研究人员发现,当受试者被给予假的疼痛缓解乳膏(安慰剂)时,受试者大脑的疼痛感觉中枢的活跃程度会下降。此外,一个类似的实验也发现,假的疼痛缓解软膏会激活脊髓细胞(如上图)。但是安慰剂到底是如何做到抗感染、让受试者在测试中有更好的表现、睡眠质量更好等,这个具体的过程步骤和原理,我们还是不得而知。

本文译自 Popular Science,由译者 dal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8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