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29 , 11:08

“我也有特别的作画技巧”:退役开健身房的拳击手

很难想象将拳击和绘画结合起来,能创作出艺术品。但德国拳击手 Bart van Polanen Petel 就为我们展示了,如何将野蛮的运动和优雅的艺术完美结合。他把帆布绷在吊袋上,戴上拳击手套,蘸上颜料,一拳接着一拳,直到画布上布满颜料。

[-]

“如果生活真像达尔文进化论描述的那样残酷,那么拳击至少是一个道德的出口,”,这位颇具哲学气质的拳击手说道。受自然本性的激发,绘画成为了Bart 对拳击的致敬。“并不是用来打断骨头,打掉门牙,我用我的拳头来创作。”,他解释道。

Bart 表示,每当拳击比赛时,都感觉自己同石器时代和中世纪的人们有某种紧密的联系。他感觉自己内心有一头凶猛的动物,在拳击时不得不把它压抑,而在绘画中他可以完全放开,让这头猛兽在画布上任意肆掠。
“我的绘画只用了拳击技术。我用的是真拳击手套,没用画笔,画布也是绷在吊袋上。在这上面我可以自由宣泄情感,恐惧敌意愤怒都用直拳用勾拳表达在了画布上,展示了我内心深藏的野兽。”

[-]

Bart 认为,人类从野蛮时代进化到现在,暴力的地位不再那么重要。法律和道德告诉我们要压抑内心咆哮的野兽,但在拳击中我们可以把它完全释放出来。

“拳击可以唤醒,点燃,释放我内心的猛兽。在绘画技巧的驯服下,它可以帮我表达内心的动物本能。不想温和地抓住画笔,我想用拳头在画布上谱写赞歌。”

Bart 曾是一名职业拳击手,师承前世界重量级拳王乔·弗雷泽,如今在蒂尔堡经营一家搏击健身房,并开始转向艺术领域。也算小有成就,他去年就卖出去了四幅画。而他最终的梦想是想在全球巡展自己的画作。

一起欣赏下他的作品(paintboxer.com),还挺带感的:

[-]

[-]

[-]

[-]

[-]

[-]

[-]

[-]

本文译自 Oddity Central,由译者 claudi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