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24 , 17:34

远渡重洋的制鞋师,在手工业崛起的日本匠人

在制鞋历史悠久的欧洲,虽然机械化成品鞋已经占据大半市场,当今仍有订做皮鞋的传统。在当地,有着拥有自家独立的手工鞋铺、坚守着制鞋文化的日本人。让我们来走进他们所拥有的店铺。
法国老店——“和顾客的交流是很重要的”

在巴黎的开设的这家店是叫“奥博斯多夫”、主要订单为男士皮鞋的老铺子。今年,已经从正式工作退下多年的的盐田康博(36岁)开始接管和打理这家店。

制鞋是从尺寸测量开始的——盐田康博非常重视鞋型测量的这一步骤,为了确定这双鞋适用的场合以及穿着者的生活方式,他会事先和顾客进行周密的商量。

尺寸和款式敲定之后他就会从制作木模具开始,在模图纸上画线来确定皮革裁切的位置。皮靴形状的决定是一项费力的事情。因为几个毫米的差别就会改变皮鞋的观感和样貌,所以这一步是自己亲手手工制作的。
制作木模具需要花费一两天时间。

[-]
(图:在地下工作室用锉刀修整鞋楦的盐田康博)

制作鞋楦(木模具)时,为了保证最终的皮鞋不仅合脚、也为了时尚的造型,制作师需要一边回想和揣测着顾客提过的要求,一边按照那个感觉来削改木模具。盐田说道“从手里诞生的东西,必须要倾注感情和想象力。”

一只鞋用到的皮革,需要花费足足一头牛剥下的原革料。订做的鞋子用的是皮料高质量的部分,而那些比较次的皮革就拿来练手试作。为了做好鞋子尖端的那部分,他要求客户试穿半成品鞋子,逐步确认合脚情况。 “为了那种流畅的感觉,有不合适的部分必须修改到完美。”盐田这样说道。 调整鞋楦的工作需要反复多次进行,其中包含和客户的交流,直到这一步骤完成,总共要耗费四个月至半年时间。当然,手工费不菲,从4200欧元起价。

盐田是在大学时代对鞋子感兴趣的,当时他可以拆分衣服结构并自己制作成衣,但对鞋子的学问一窍不通。毕业之后他来到英国的制鞋学校进修,积累了法国的一流鞋业品牌(Masaro和Kurote)的制作经验。 “因为想要尝试自己谋划决策”所以转行做鞋了。

店的第三代继承人泽维尔 奥博斯多夫说“我的夙愿是手工鞋的复兴。” “我认可追求品牌极致的精神和日本人的上进心。”,他期待着日法合作制造出来的手工鞋。而盐田表示:“通过和订单客户之间的沟通理解,我们也从中得到了无上的满足。”

[-]
(图:泽维尔 奥博斯多夫 和他的鞋子样品)

在意大利标榜独立和传统

在意大利佛伦洛萨的观光地“老桥”附近的松冈祥子(33岁)有一家名为“加索里亚 de shoko 松冈” 的店。作为手工鞋的名店“曼尼亚”工作了70年的工匠卡罗杰罗 曼尼亚的弟子,她已经学师了10年多,并于去年正式出师。

松冈制作的是绅士和妇人的定制皮鞋,店的里边是制作工房,可以在工房里看到一边被一群猫缠着一边工作的松冈(#图里没有猫#)。她正在默默进行的是把缝制好的皮革套到木楦上拉紧,然后缝合上鞋底内层以使皮鞋总体成形的“压合”工作——这是在学师时就熟稔的操作。之后她按照定则一个一个地嵌入鞋钉。

[-]
(图:正在缝合鞋底的松冈祥子)

她在高中的毕业意大利之旅时,被当地的精密制作、严格缝合的鞋子深深感动。留学于当地的语言学校之后,她了解到了“曼尼亚”这家鞋铺。回到日本的她进修了专门学校并学习了医疗上整形鞋的制作方法,和曼尼亚的技术水平作对比后说道“和大型机械制作的东西一样的木楦竟然是手工制作的东西,这使我吃了一惊。”

加上学师时代的作品,她大约订做了50人的鞋子。至于价格,男鞋600欧元、女士鞋350欧元起价,木楦的手工费还另外需要100欧元。另外虽然女性客户订单大部分是高跟鞋,根据跟高不同,鞋形状也会随之变化(得多做模具)。曾经有用了四个木楦来确定最终鞋形的客户。 她的第一个客户对她说过“我现在还穿着你做的鞋子,因为从没有第二双这么惬意合脚的皮鞋了。 这句话一直激励着她。

[-]
(图:松冈祥子制作的鞋子,虽然是样品,看起来就有“穿起来熠熠生辉”的感觉。)

“她啊,是个很好的工匠。” 曼尼亚的工匠师傅说。在佛罗伦萨的传统手艺工人急速减少的现代,剩下的工匠收到的订货单也相对增加了,“这样的话,她的生计算是有保障了。” 她拥有的,是一双支撑起传统的皮革业的双手吧。

本文译自 asahi.com,由译者 何鸣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