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24 , 08:32

沙漠林鼠吃翔解毒

[-]
沙漠林鼠很挑食,不过不像人类挑好的,它们都是挑有毒的吃。美国西南部的一些林鼠专吃石炭酸灌木(生长在沙漠中的高大树木,会分泌出一种有毒的油,杀死它附近生长的所有植被),还有的吃杜松,这个植物对别的植物来说也是有毒的。这样没人跟它们抢吃的,生态优势尽显。但是它们为什么不会中毒呢?一个新研究表明,它们的内脏里有微生物能够分解植物中的有毒化学物质。

为了确定是不是微生物帮它们分化杂酚油,科学家进行了各种实验。最新实验发现吃杂酚油的狐尾大林鼠体内有更高含量的、能够分解植物中的次生化学物质菌体,而这个细菌在吃兔粮的大林鼠体内不存在。这说明它们吃的食物影响了肠道微生物的组成。然后研究人员给这两组大林鼠喂了动物抗生素,杀死肠道大量微生物之后,食用杂酚油的大林鼠不再吃有毒植物并瘦了下来,而吃兔粮的还好好的过它的小日子并没有体重下降的现象。

但后来那些吃毒物的林鼠情况稍微有所好转。因为它们会有规律地在野外吃其它动物的粪便,科学家便给它们吃的兔粮里混合了别的吃毒物的林鼠粪便,然后它们解石炭酸灌木的毒素的能力也在显著增强,而那些只吃兔粮的林鼠们以后都不能吃有毒植物了。

这很明显就是粪便在其中起的作用。粪便除了跟狐尾大林鼠之间的关系能扩宽的范围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如果可能的话,还能让美国西南地区的家禽以有毒植物为饲料,或者是被有害杂草困扰的牧场主利用粪便让牛把杂草吃了。据推测,只要给牛植入那些习惯于吃毒草的动物(除了沙漠林鼠,还有狐尾大林鼠)脏内的微生物应该就能做到。这种人类插手生态的行为等同于“粪便移植”——把粪便从一个动物体内搬到另一个动物体内。

粪便移植对濒危动物也是有益的,因为在实验室里繁殖会让它们失去在野外才有的消化某些有毒植物化合物的微生物,有可能让濒危动物重新回到自然生态环境中。没想到吧,吃翔还是个这么有前途的事。

本文译自 popsci,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