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21 , 21:07

“读心术”有望成真:神经学家证明制造大脑解码器确实可行

[-]

Jack Gallant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员,他发明了一台大脑解码器,这台设备能够扫描人的大脑并将窥探到的内容重现出来。如果像这种能够读心的技术越来越发达,我们应该感到烦恼吗?Gallant给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在Gallant的实验里,志愿者在被扫描其脑部信息的时候都在看研究员给他们放的电影,通过计算程序把扫描到的信号进行重建得到一个模糊的合成图,再进一步绘制出强大的视频数据库。简而言之,他们测试大脑活动将其变成图像,展示出被观测的人脑子里所呈现出来的画面。对Gallant和他的同伴而言,这只是他们证明这种技术确实可行的手段而已,尽管他的这一发现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但其实他们并没有发明出真正的“读脑机”。

Gallant说:“这是我们做过的最酷的事情之一,但这不是科学。”她的研究重点在于分析研究视觉系统的运作机制,创建大脑对视觉信息进行分析处理的模型。读脑机是一个附带项目,是他进行科学研究时偶然发现的衍生物。他说:“当我们把这个脑部模型建好之后它就这么发生了,而且我们发现这就是最好的、可行性高的大脑解码器。"不论是不是科学成果,这种机器的存在都让反乌托邦的未来主义者们担心,政府以后会不会利用它窃取我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对于这种担心,Gallant很肯定地说不会:”我承认你确实应该害怕这样的事会发生,不过50年之内都不需要担心什么。“要想发明出大脑解码器还需要很长时间来解决两大困难:便携性、信号强度。

[-]

现阶段,你只有在进入一个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机器里,才能让Gallant看清你的想法。fMRI是用来测量脑部血液流动情况的大型贵重设备,尽管它是观测脑部活动的最佳方式之一,但它的功能并不完善,体积也太大不方便携带。大脑中呈现出的图像和电影画面一对比,虽然它们的联系很容易看得出,但Gallant根据脑部发射信号构建的图像真的不像是通过某个窥视镜看到的景象,fMRI的分辨率还不足以高到形成清楚的图片的程度。Gallant说:“有人能想出比我们现在脑部活动观测方法的时候大脑解码器才能实现,但就算各方面完善好了也不会泛滥到谁都可以用上的地步。”

读梦机

虽然Gallant和他的同事们实验目的都不在制造解码器上,日本一个团队现在却在试图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制造读梦机。跟电影里演的不一样的是,虽然研究员知道这样能了解人看到了什么,并解析出大脑资料得出图像,但是把梦呈现出来却要棘手多了。为了尝试、进化计算系统研究者把受试者放进MRI机器里之后让其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过会把他们叫醒询问他们看到了什么。利用这些信息形成相关的梦的图像,从冰锥到雕像,纯粹为了锻炼算法系统。

[-]

根据受试者反映得出的数据库,这个日本团队得出了60%做梦者脑中的图像类型,但这离通用梦境解码器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每个做梦者的大脑信号都是各不不同的。现在,读梦机正在进行训练好让它读取每个人的梦。所以,就算你愿意在fMRI机器里面睡觉,也没有通用的解码器能够对你晚上的脑部各种历险活动解读出来。

尽管Gallant的实验并不是奔着解码去的,但是他还是知道他或许能构建怎样的大脑解码器,要不要做这个东西。他说:“我个人的意见是如果想要制造出最好的解码机,就得破解隐藏在大脑里的内部语言。如果你能做出将内部语言转化为外部语言的东西,那么你就能用这个东西遥控汽车了,它可以成为通用的转换器。”

内部语言

有些研究团队已经逐渐接近这一目标了。比如荷兰的一个团队,他们通过扫描通用两种语言的人大脑,探知每一个参与者脑中正在形成的概念——比如马和牛,准确识别出他们是通过英语还是荷兰语进行脑部活动的。跟读梦机的团队一样,这个系统也需要在更多人的实验中进行锻炼,所以他们离把它变成通用转换器路途还很遥远。

不出意外,Gallant的工作还会引发更多他对脑部信息解码的兴趣。他说:“如果我突然在街上走向某个人,然后跟他说在他目光呆滞的那一刻他想的东西。当我向他展示他的大脑活动展现出来的视频时,他开始集中注意力了。”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