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9 , 11:45

行为艺术家打造”梦想之笼”:如何权衡现实与自由

#背景:上海移民美国的行为艺术家Miao Jiaxin于几周前在美国租房网Airbnb发布了一个房租招租告示,租的是他在布什维克(Bushwick)工作室的名为“梦想之笼”的笼子,一夜十美元。不久以后Airbnb把他的招租信息删除了,但是他的招租之心仍然没死。这个廉价的“笼子”也不是那么好住的:你必须承诺会在早上9点到晚上12点一直待在笼子里,并且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什么也不做。互联网、书、聊天、睡觉、瑜伽通通不可以。而且你在笼子里的生活将在网上同步直播。

[-]

下面是Animal网站对Miao Jiaxin进行的采访:

问:你用多长时间打造了这样一个梦想之笼(Dream Cage)?

答:因为我总生活在拥挤、系统化到令我窒息的都市,我一直有表达一种自由被限制的渴望,这个念头每天在我的脑海里冲击着我,或许从它开始萌生的那一天起便开始准备了吧~我设想它坐落在我狭小的工作室里,然后决定动手去实践。我把笼子的安装交给了承包商,而我则每天在街上想游戏规则。

问:你在纽约生活了多久?纽约的住房情况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启发你做这件事?

答:我是八年前从上海移民到纽约的,在Queens 和Brooklyn都有合租公寓。我不想直接说纽约的住房情况如何,这事让我不舒服。复杂的现实在我们每一个人脑子里都筑了一个无形的牢笼,而生活的经历也或多或少影响着我的工作,及创意。

问:Airbnb的封禁对你的计划有什么影响?他们跟你说不能发布这条信息的原因是什么?你现在对计划的继续有何打算?

答:Airbnb没有对封禁梦想之笼给我充足的理由,只说这是非住宿性质的,并不真实。对于不能跟Airbnb做工作表示遗憾,它是一个共享全球经济文化的平台。然而,作为可分享的、概念艺术品,梦想之笼计划自身也可以成长。Airbnb的拒绝无意中成了它的营养层,它让人们更多的思考艺术与生活之间、实际的交易和概念上的计划之间的界线。或者更深意义来讲,资本主义民主政治体制下的社会管制与个人自由,无论哪一边都有不同的牢笼。目前,我计划在工作室脸书上发布信息,信息内容不变。唯一的区别就是,在Airbnb时,我想要的是真实的旅客,而现在只要是有意愿来尝试一次这样的经历的人都可以。正如我所说的,这个计划是可以自我发展的,我只是它的管理者。我很高兴能够加入观众的行列,看看到底会产生怎样的结果。

[-]

问:你怎样看待类似Airbnb网站的“分配经济”的观点?

答:我很赞同这个想法。Airbnb是社会艺术的一部分,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旅行方式,让人们能够不靠其它企业或者酒店自己管理自己的经济。唯一的不足就是,我不希望看到人们在商业主义框架下,旅客一心寻求梦想之家的强烈渴望,主人把自己家的照片拍得像如梦似幻。我想给他们热切的心上泼一盆冷水,让他们从心理的角度认清现实。

问:你个人跟Airbnb有过什么渊源吗?在这之前是否曾利用这个平台赚钱?

答:我尽力待在家里倾听别的旅客的经历,就当自己旅行过了一样。我已经在Airbnb上当了一年多的主人,我觉得我的收入就是住客们带给我的灵感和素材。

问:这项梦想之笼计划将实施多久?

答:一年。其实我更想旁观看它如何自我发展再自己终结。

问:你创造梦想之笼的灵感是否来源于1978年谢德庆的“笼子(Cage Piece)”

答:是。谢德庆的这项行为艺术将一直作为艺术借鉴,他的笼子是想通过时间展现生命的意义。而我的梦想之笼想体现的是这个忙碌的社会。在放下日常那些琐事之后,在有限的空间里,寻找那一点能支配的自由。

[-]

本文译自 animalnewyork,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