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8 , 14:38

终极环保之路:设计新人类

人类已经阻止不了科学家的脚步了。随着气候变化形势越来越严峻,科学家们脑洞大开提出了各种壮志凌云的解决方案,比如......把灰尘从空气里抽出来放到外太空,又比如寻找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准备逃离蓝星。

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学科主任Matthew Liao及他的同僚提出:“如果在修复世界上工程太大难操作的话,为什么不试着改造我们自己呢?我们准备跳出思维定式,想到别人从没想到过或者没提出过的方案。”

[-]

最后他们将视点放到了人类工程:改变人类某些生物特性,减少他们对环境的影响。他们认为,通过改变我们的体型或者饮食结构等等内在生物构造,或许能制造出对环境破坏较少的“绿色人类”。虽然研究员还没有认真地把它当作世界性人类计划着手操作,不过却是一个有趣的、全新的想法,在新的角度长远地看我们每个人对地球的影响。Liao说:“我们没有建议要强制执行这个提议,不过这可以是供选择的一个办法。”这不是第一次采用生物学手段对社会的生态影响进行控制,具有争议性的“独生子女”政策,太平洋一个极小的岛屿蒂蔻皮亚岛(Tikopia)在1936年被人类学家Raymond Firth曝出严格控制岛内人口以防资源不够用。这些控制生育手段在有些人眼里很不人性,Liao认为应该在寻找人与环境和谐共处上探索更长远的道路。

[-]

其一是减少资源的使用。Liao介绍:“18%的温室气体是从畜牧场排放出来的,如果我们能少吃一点肉能够大大减少人类对环境的破坏。但是大多数人明知道吃肉是不环保的却还是抵制不了它的诱惑。但如果我们改变人体基因让他们不喜欢汉堡、牛排呢?”对于这点,Liao解释说,通过人为刺激免疫系统对牛蛋白的耐受性,然后借助尼古丁让人一吃红肉就生病。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源自美国南部的孤星蜱就是一个好帮手。当地人只要被孤星蜱□□过一口之后就会一吃红色肉类就过敏,从而促成了当地的素食主义。

同时他还提出将人体体型变小的假想,身高减少15厘米等于失去25%的质量。这四分之一的缺失可以节省同等的食物和水。虽然社会对矮人有歧视,但是个子小也有好处:矮人寿命普遍更长,而且坐飞机也没压迫感。

[-]

一旦在人类工程上动了脑筋,它可以带着你的思维走很远:如果你的眼睛被改造得能适应很黯淡的光线,从而省下照明器材的钱?皮肤覆盖一层叶绿素,然后晒太阳就能充满能量?如果人能像动物一样冬眠,这样冬天就不用供热系统达到节能目的?其实有些艺术家已经用一些极端的手法给我们展现过类似的人类工程了。2013年,艺术家Arne Hendricks提出,人类的理想身高应该为50厘米(站着跟只鸡差不多高),这样就可以使人类对环境的影响最小化。“脸颊上固定的舌头”的想法曾经获得荷兰设计奖(Dutch Design Awards)的未来概念(Future Concepts)奖,或许是符合这座既有地球上最高的人又明显面临海平面上升威胁的城市的口味吧~日本艺术家Ai Hasegawa曾提出一种简直异次元的环保方式:她认为女性或许有一天能成为稀有物种(比如鲨鱼、海豚、熊猫)的代孕妈妈。

设计物种

很显然,这上面任何一个大胆的想法都不会在短期内为人接受(事实上是永远都不会),但这些脑洞大开的想法真的很有趣。Liao指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工程已经发生了。很多已经令我们的身体改变,只是目的不同而已。比如,做整形手术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

“我们现在谈论的很多事已经在社会上发生了,只是并不如我们想象的极端,又或者它们并不是为了应对气候变暖。我相信如果你提供了那样一种选择给人们,总会有人愿意的。或许我们‘设计’出来的对气候产生最小影响的后代会很感谢我们的创新想法。至少相对于改变环境,改变我们自己要容易一些。”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