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8 , 11:22

摄影: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特洛伊人

[-]
Jessie还在襁褓中就开始喝咖啡,他现在12岁了,每天还是要喝咖啡,说喝了咖啡才睡得着,照片中他还小。

Brenda Ann Kenneally的工作是拍摄照片,说她是一名摄影师其实还不是那么准确。她更愿意叫自己“数字民间艺人”,如果你听她说她是如何与拍摄对象——纽约州特洛伊市的穷人们——交流,又是怎样讲述穷人们的故事,你会觉得这个称呼很适合她。Kenneally不仅仅拍摄照片记录视频,她会进行一定的安排。她镜头下有的是家庭相册、学校和医院的记录、监狱犯人的来信、剪贴簿、甚至是Facebook页面的截屏。十多年前,Kenneally开始拍摄她的系列作品“州北的姑娘”,到现在已经累积了数千张照片和几个TB的视频,还有大量文字材料。

[-]
Kayla 和儿子 Tony, 2006年。Heather(左侧女子)开始和Kayla约会,帮他照顾孩子。

[-]
Kandice, 2013年。 照片中带着弗兰克斯坦面具的女子叫Kandice,渴望爱情的她在几段恋情后怀上了孩子,2014年1月孩子出生。

[-]
Robert, 2013。 摄影师Kenneally 2004年的时候遇到了Kayla的兄弟Robert,当时他住在金斯顿儿童之家。他现在有了两个孩子,孩子们有两个妈妈。照片中是他和他的儿子Logan。

[-]
装大人抽烟的Destiny 和 Deanna,2008。 两个姑娘的妈妈在Hess 便利店工作,妈妈回来后,姑娘们会给妈妈拿来碳酸饮料、帮她脱掉鞋、跑到厨房里用炉灶帮她点上一根烟。

[-]

Lawerence,2007。Lawerence住的房子在一夜之间垮塌,家里所有值钱东西都毁了,一家子只能去救济所。

Kenneally小时候就住在特洛伊市,一座位于曼哈顿以北140英里的城市。怀孕、堕胎、滥用药物、违法、又在群屋住过一段时间后,17岁的Kenneally离开了特洛伊。清醒之后,她进入迈阿密大学进修摄影和社会学。毕业之后,她搬到布鲁克林,开始拍摄当地人如何与贫穷和□□作斗争。2002年她前往家乡特洛伊为《纽约时报》拍摄照片,遇到了“城北的姑娘”系列中第一位主人翁,Kayla,她邀请Kenneally拍下儿子的分娩过程。 后来,2004年开始,Kenneally开始定期访问特洛伊,记录Kayla附近七名女性的生活。Kenneally说拍摄也让她很真实地体验了一把自己家乡的文化。

[-]
Heather 和 她的女儿Jada, 2010。Heather 和Kayla 一起约会,并同居了两年,后来她和一个男孩发生了一夜情,这个男孩是Heather和Kayla的熟人。Heather被强制要求放弃孩子的抚养权,由她的母亲抚养。

[-]
Patrice 和 George,Patrice是Lawerence最小的妹妹。她们一家子从救济所离开后,搬过好几次家,最后来到Kayla一家人的街上。George是这家人的世交,他开始搬到这个家,帮着照顾孩子,给这个家资金上的支持。George 和 Patrice从此变得密不可分。

[-]
Dana放弃孩子的那天,2006。Dana怀上了青梅竹马(后来就嫁给了他)的孩子,但是Dana的父亲是一位恪守教条的基督教徒,他觉得Dana的孩子由基督教家庭抚养更好。

特洛伊市在内战时期开始兴盛,这里以钢铁厂著称,是美国工业化的缩影。在过去,这里的纺织品和服装制造业发展的也很快。但是今天的特洛伊留下的除了过去的荣光,还有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根据2010年纽约州社区行为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特洛伊市21.4%为贫困人口,其中70%是单亲妈妈家庭。

Kenneally 开始拍摄后,她拍摄的主人翁中,许多都有了孩子和新的爱人,于是她继续记录着她们的生活。她希望不久后能完结这个系列,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系列似乎永远结束不了:“我从没想过我会停止拍摄。我感觉现在我就身在特洛伊一样。”

本文译自 Slate,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