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7 , 11:56

要科研还是要XX:不要再骚扰女科学家了

[-]

新研究发现,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女性有2/3曾受到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和性暴力。

Kate Clancy 博士是伊利诺伊大学一名人类学家教授兼撰稿人,在自己博客的评论栏和很多学术会议上,她接触到了许多有关女性科学工作者有关性别歧视,性骚扰和性暴力的案例,并且这一现象越来越严重。因此,她于2012年1月开始在《美国科学人》上开设专栏,鼓励女性科学工作者们倾述受到的伤害。

其中一名名叫“Hazed”野外勘测的女学者写道:

“我的导师经常开玩笑说,只有漂亮的女学生以后才能和他共事,这让我很是怀疑自己的努力和能力还有没有用。他还经常当着男同学的面问某个人我的情感生活。男同学们都效仿他,不仅都觉得这没什么不妥,还习以为常。导师和男同学们经常公开讨论我的身材和性方面的事,比如我的胸围,还有性经历的猜测。他们甚至有时还开玩笑要把我卖到当地的窑子去。有次我说很敬佩一个女前辈,他们马上就开始讨论我们□□时的场景。当每天都有□□图片出现在我办工桌前时,我觉得他们不是开玩笑这么简单。我感觉自己正在被边缘化,处境很危险,现在工作效率大不如前。”

其它很多女性也在这个专栏留言评论。Clancy 知道这并不是特例,所以联合哈佛大学的 Katie Hinde,斯基德莫尔大学的 Robin Nelson 和伊利诺大学的 Julienne Rutherford 发挥专长进行了调查研究。

她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PLOS ONE》杂志上。结果显示,除她们所在的这些大学外,很多女性科学工作者都经历着类似的遭遇,比如性威胁,性骚扰,甚至是□□这样性暴力。

Clancy 小组的研究对象包括32个学科(主要是人类学和考古学)的666名科学工作者,结果发现约有2/3曾经历过性骚扰,比如不合时宜的性评论,身体讨论,或荤笑话;其中有1/5曾被性侵犯(身体接触),或强制性性接触。

这在女性中更常见:71%的女性称曾被性骚扰,26%曾被性侵犯;而男性分别是41%和6%。

Clancy 团队还报道称,女性受害者大多是下属,因为她们与侵犯者相处的机会更多,而男性主要是被同级同事侵犯。另外一项相似的研究表明,女性弱势群体更容易受到侵犯,其中96%是实习生和普通员工,而有5%还是高中生。

“经验表明,如果骚扰来自上级,就会造成心理阴影,影响工作积极性和工作效率”,Katie Hinde 博士说,“这也是为何女性不愿意留在 STEM 领域的一个原因。”

尽管进入 STEM 大学专业的女性和男性数量相差不大,甚至更多,但毕业后选择相应工作的比率却相当少。2013年, STEM 领域的全职女性教授所占比例不到1/4。报告中 Clancy 称,受性侵害女性的年龄偏小,以及专业经验不足是科学领域流失女性工作者的主要原因。

这项研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1.研究规模比较小。2.研究人群所处的领学科领域比较有限。3.由于是自愿形式,可能只有受到严重骚扰或侵害的人群才参与。

但除开这些局限性,在此领域这项研究是首次就性骚扰和性侵犯收集数据。“我们不能确定性骚扰和侵犯在科学领域很‘普遍’,但我们却知道它存在于 STEM 领域相关的所有工作和学科中。”,美国最大的 STEM 女性组织”科学领域女性联合会“副□□ Julie Utano 表示。

虽然 Clancy 小组的研究结果不能以小规模的研究充分说明对女性科学工作者的性侵犯普遍存在,但如果结合其它已有研究我们会发现,性侵犯行为就像毒瘤一直难以根除。1993年《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的一项研究表明,3/4的女性医学学生在住院实习期间曾遭到性骚扰。2007年《大学性侵犯研究》一项研究也显示,有1/5的女性在校学生曾遭性侵犯,或侵犯未遂。

Clancy 表示,这项研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一些科学家和官员都正在尝试制定相关条列遏制这一行为,“很多科学同仁正以我们的研究结果为基础,寻找性骚扰对科学研究领域的影响根源。”

本文译自 The Daily Beast,由译者 claudi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