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6 , 11:56

千杯不醉不是梦:科学家改造出喝不醉的虫子

[-]

美国德州科学家改造了一种虫子,使他们摄入酒精后不会喝醉。这项发表在《神经病学》杂志上的研究,论述了研究人员如何通过基因修饰来修改秀丽隐杆线虫体内的一个靶蛋白,这是在人体内是一种常见的酒精靶蛋白,是大脑感知酒精的分子通道。研究人员说,这是史上第一例在动物体内通过修改酒精靶蛋白来预防醉酒。

一般来说,你把一只虫放入含酒精的培养皿,它就是醉了。醉了的表现就是尾巴摇摆的次数变少,还有就是爬得越来越慢。但是经过基因改造之后,这虫子的表现就和没喝酒一样。Jonathan Pierce-Shimomura是德州奥斯汀分校的神经学家和本项研究的合作作者,他说:我们扭曲了虫子体内的酒精靶蛋白分子通道,刚刚可以防止虫子醉酒。

更□□的是,“我们机智的扭曲方式并没有妨碍任何其他功能,虫子大脑里的其他功能一切如常” Pierce-Shimomura说道。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个被修改的通道(叫做BK通道,SLO—1)在控制血管神经活动和泌尿活动中也起着重要作用。研究人员说:“真是太神奇了,真没想到这个修改能对酒精产生如此明显的作用,同时BK通道的基本功能也影响很小。”

Pierce-Shimomura和他的小组通过简单粗暴的试错法找到了这个靶向基因。“我们费了老鼻子劲了,大概尝试了几百次基因变异才找到,。最终他们找到了这个方法,可以让BK通道既正常工作,又可以阻止酒精的激活。

[-]

这个效果和酒精性脸红反应是很不一样的。“酒精性脸红反应(亚洲人脸红综合征)是指某些人(大部分是亚洲人)的体内无法有效的代谢酒精,从而产生乙醛” Pierce-Shimomura解释说,“乙醛是有毒的,所以这些人喝酒脸红其实是中毒了。”

研究人员现在准备开发这种药品,先在小鼠身上试验,然后是人类。“我们发现的这种方法是, 药品可以精确打击人脑内的单一种类蛋白,BK通道,来达到阻止酒精激活和醉酒的效果。” Pierce-Shimomura说,如果科学家可以找到相似的药品来达到和对虫子一样的突变效果,那么甚至可以帮助我们预防和克服(酒精)成瘾性以及药物戒断的副作用。

当然,任何新药从发现到人身试验都是一段漫长的路程。即使我们发现了,可能也无法克服所有的醉酒症状,因为酒精在人脑内有多种靶蛋白。Pierce-Shimomura说,“酗酒是这个社会的一个大问题,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去解决。几乎每个人都认识那么一两个喝酒成瘾的人。”所以这条路值得继续探索。

本文译自 The Verge,由译者 Skywalk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