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4 , 00:10

为什么婴儿出生率越来越低?因为孩子越来越“没用”

近几十年来儿童出生率开始骤减,这个现象从西方逐渐蔓延到全球发达国家,而且也正在感染许多贫穷国家。

随着科技进步,儿童死亡率降低的同时,人类寿命也比以前长。不像以前,父母并不需要生一两个孩子才能保障晚年生活。即使是达尔文的进化学说,也无法解释为何如今儿童出生率如此之低-按照他的理论,随着人类生存状况好转,儿童出生率必然上升。经济转型不受人类约束,但它却带动了文化和教育的转型。

如今,孩子的经济价值确实不如以前,但这并不是儿童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在许多国家,随着城市化变迁,加之对雇佣未成年劳动力的限制,儿童的价值越来越低。以前,农间田地可以体现儿童的劳动价值,而城市生活中,他们却成为了负担。简单讲,城市化变迁是儿童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但也不完全是。

[-]

儿童的贡献不如以前。从农业社会转型以前,资源流从孩子流向父母,甚至是祖父母,而现在却是反方向流动。学者 John Caldwell 指出,大众教育的模式的转变,是造成资源流反向流动的主要原因。以前更注重儿童的“家庭道德”,他们应该“做事多,要求少,敬爱长辈”;而如今,更强调的是孩子的“社会道德”,要为社会做更多贡献。所以他们必需从父母和其它长辈那里获得更多的资源,提升自我。

就教育影响父母与孩子间的经济关系,从而导致婴儿出生率下降,Caldwell 总结了5点原因。1.教育降低了孩子的劳动能力。这不仅是因为上学和作业占据了他们大部分时间,还由于教育让孩子的自我定位发生了转变。2.教育增加了抚养孩子的成本。这不只是因为学费,其它与教育相关的不确定性开销也在其中。3.教育增加了孩子的从属性。社会对他们的定位不再是以前勤奋的劳动力,而是以后社会的创造者。4.教育加速了文化转型,同时也缔造了许多不同的文化形态。5.发展中国家在教育过程中,通常灌输西方中产阶级的价值观,降低了孩子们的“家庭道德感”。

在社会转型前,孩子是父母重要的财产。他们的劳动力成为了父母的商品,而且他们习惯严苛的管束,和节俭的生活。父母不仅可以占据孩子儿时的劳动力,还可以占据他们成年后的财产。做个不恰当的比喻,结婚就等于是买了个奴隶工厂。

社会转型后,在大众教育的影响下,儿童成为了独立的个体。他们的个体地位上升,孩子不再是父母道德上的的劳动力。儿童的生活条件大大改善,除更好的食物和穿着外,还获得了学习和玩耍时间,与父母的关系倾向于平等友善。

但孩子还是不能完全自主。实际上,通过税务等措施,比如越来越高的助学贷款,孩子正在逐渐变化成政府的财产,用来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也就不难怪,与在公共教育上的支付相比,政府对老年人口的支持要少的多。

另一种资源流现象也是如此:资源(包括劳动力)一直由妻子流向丈夫,这就导致了西式风格的女权解放运动。但女性解放也并不是婴儿出生率下降的必然原因。据调查,在相对贫穷的国家,如果资源流向妇女,她们更倾向于讲这些资源用在抚养孩子上;如果流向男性,则更倾向于用以提高自己的地位,或者是满足私欲。教育水平提高,政府财政施压加大后,资源流向妇女和孩子的比率就会相应扩大。另一方面,女性教育程度提高,社会参与力增强后,她们在适当年龄怀孕的机会也就减小,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哺育孩子。

西非国家加纳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转型,很多家庭由于孩子数量多,但经济条件不佳,导致一个家庭里面,有的孩子可以正常上学,有更多的自主时间,而其它孩子不得不听从父母的安排,为家庭做贡献。而谁上学,谁劳作,基本上由性别决定。

[-]

社会转型后,父母在性和婚姻上对子女的控制减少。为补偿抚养女儿一方的损失,结婚彩礼压力的增加,而彩礼的评判在与女子受教育程度相关。在西方社会,精英阶层不齿于接受尽管富有,但没受过教育的女性。不过这点并不是婴儿出生率下降的主要诱因,因为出生率下降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父母还是对子女婚姻有一定控制。

社会工业化后,机器取代了大多数女性的劳动机会,如纺织业,不过对男性的影响相对较小,女性和儿童的社会价值也就降低。社会通过各种宣扬,将女性纳入了等同于男性的全职工作人员行列,女性也就不得不接受更多的教育来适应社会。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claudi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