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0 , 11:40

有强迫症的动物们

[-]
图与本文无关

鉴于对第一只宠物的爱,Laurel Braitman和她的老公收养了一只4岁的伯尔尼兹山地犬——一只120磅的、名为Oliver的狗。

刚开始的几个月是充满喜悦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Oliver不安的内心开始暴露了它自己。它会拍向看不见的苍蝇。它会舔它的尾巴直到尾巴受伤或者擦破皮。当它看到一个箱子的时候,意志力瞬间瓦解。曾经还有一次,它独自在家的时候,它将网纹玻璃撕破了一个大洞,并且从四楼的窗户上跳下去了。让人惊讶的是,它还活着。

Oliver的痛苦让身为科学史学家的Braitman很痛苦,但这也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并促使她进一步研究动物的心理。其调查结果写成了一本书,书名为《动物也疯狂》。在书里面,Braitman教授做了引人注目的案例分析,来说明非人类生物也会饱受精神疾病的折磨,并且它们的痛苦和我们自己的没什么两样。

[-]

在17世纪,笛卡尔将动物描述为机器人,这个观点影响了几个世纪的人。然而现如今,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动物从来都不是不会思考的机器。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从喜鹊到大象都能从镜子里面认出它们自己,有些科学家称之为自我意识。老鼠在被挠痒痒的时候会发出一种笑声。并且海豚、鹦鹉和狗在它们的同伴死去的时候都会表现出明显的悲伤迹象。这些和其它的一些发现都证实了任何一个忠实的宠物主人可能已经总结过的事实:动物有复杂的内心和丰富的感情生活。

不幸的是,就像Braitman教授写的,“任何有头脑的动物时常会失去对头脑的掌控。”

拿一只雌性猩猩Gigi为例,当它被一只更年轻的雄性猩猩恐吓过以后,得了看起来像是恐慌症的病。无论何时它看到摧残它的猩猩,它“似乎大脑当机了,不停地颤抖”,Braitman教授写道。很多其它的动物也有悲惨的表现,包括一只有应激性面部抽搐的老虎Sunita;一只拔出了它所有羽毛的金刚鹦鹉Charlie;以及一只不停游泳的北极熊Gus,它在中央公园动物园自己的池子里面每天要游12个小时那么久。

Braitman教授和她咨询过的其他专家解释这种行为的时候都很小心。比如,尽管一只狗不停地舔自己的尾巴可能和一个有强迫性精神障碍的人不停洗手类似,但一名动物行为学家说因为她无法证明狗有强迫性思维,她更倾向于将其诊断为“强迫性障碍”。

但动物们在受苦还是很明确的,并且触发这种痛苦的原因和让人类痛苦的压力和创伤是一样的:一场自然灾害、虐待以及失去爱人。并且我们并不是唯一承受战争负担的物种;有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军犬显示出同样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症状,这种病也折磨着它们的人类同事。

Braitman教授没有回避有争议性的话题——尤其是动物是否会自杀的问题。有拔毛症的金刚鹦鹉Charlie,从树上掉下来落在地上的金属棍上死了,这让它的主人猜想这只鸟是不是故意让它自己死的。“自杀”是一个有偏向的词,Charlie的故事不足以令人信服,但动物真的会进行自我伤害行为,从不断地用头撞墙到简单地拒绝吃东西都是在自我伤害。

Braitman教授写道,“对动物来说,有更少的工具让它们造成致命的伤口,也缺少人类复杂的感知能力来为它们自己的死亡做打算,但它们可以并且在做伤害自己的事情,有时候它们死了。”

那本书至始至终,她都赞同拟人化——或者说其它物种身上所具有的人类特征——能够提供有用的帮助,特别是如果我们“擅长赋予人性化”。她写道,“不同于自我为中心的投影,拟人化可以是一种识别的信息,以及在其它动物身上的我们人类自身的部分,反之亦然。”

尽管我们可能不会确切地知道鹦鹉和北极熊的感受,“对动物的感情有根据地作出猜测”通常是缓解它们痛苦的第一步。治愈动物不安的内心现在是一个真诚的行业,需要狗行为学家、猫语者、大象僧侣和马体按摩师来填充。

对于一些动物来说,行为疗法、环境丰富法或者陪伴足够缓解它们的痛苦。其它的动物可能需要这些药物的帮助:百忧解、安定、 氯丙嗪,或者是一种动物都能找到的治疗精神病的药。

Braitman教授写道,“Prozac Nation几十年来一直都为非人类提供公民身份。”有恐惧症的猩猩Gigi收到了一连串的阿普唑仑和帕罗西汀,并且最终在一名精神病学家和一名从未放弃它的动物园管理员的帮助下康复了(大部分)。

尽管人类是造成动物忧愁的一个主要因素——它们被独自关起来造成了很多问题,甚至是完全的忽视或者虐待——《动物也疯狂》这本书里面充满了同情,也有很多关于人类花时间来让他们的动物好起来的故事。

本文译自 nytimes.com,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