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10 , 18:46

嗜酒的动物和解剖它们的人

[-]

2005年洛杉矶发生了件很神奇的事情,成群的黄连雀摔死在城郊。它们看上去像在自杀,故意撞到玻璃上、墙上,接着自由落体。接着动物管制中心会把这些死鸟送给一个叫做Hailu Kinde的兽医做检查。

这个叫做Kinde的兽医有那么一点像尸检医生,他负责找出包括鸟儿在内,各种禽类、兽类的死因。动物管制中心担心这些死鸟意味着一场新的流行疾病的爆发,可能会威胁到人类的健康。几年来,Kinde接过了差不多100只死鸟,想要找出这其中的关联。

一般来说要解剖鸟类,从咽喉部开始。Kinde用剪刀往鸟儿腹部剪去,剪开胸部,再切掉腿,下一步是翻开皮毛,暴露出肌肉。接着你就可以看到胸腹部的器官了。Kinde首先注意到的是死鸟的肌肉都有淤血,毕竟它们都撞到了建筑物。大部分的鸟儿肝脏破裂,这也是撞击造成的。在剪开了咽部之后,Kinde大吃一斤,食道里面装满了红果子。这本身并不奇怪,黄连雀本来就是一种吃水果的鸟类,但是造成这些鸟儿死亡的直接原因确是外部创伤,这是为啥?

Kinde把鸟类的组织送去检测,重金属、有毒物质、农药、杀虫剂、禽流感、西尼罗河病毒、细菌感染全部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接着他又想到鸟类可能会因为高温而丧失方向感,不过这也只会在一年中特定的时期发生,因此这也不是答案。但是鸟儿吃的水果则非常有意思,这种外来的观赏性胡椒树会长一种红色的果子,黄连雀等动物都喜欢去吃,吃完之后种子就随着粪便排放进行播种。但要是错过了播种时机,这些水果在树上就会发酵。

接着Kinde就把鸟类送去检查乙醇含量,结果发现高达226ppm,这比人类醉酒的含量还要高很多很多(酒后驾驶:20~80ppm,醉酒驾驶:>80ppm)。黄连雀摄取的85~100%能量都来自于水果,而这种红色的果子似乎是它们唯一的选择。Kinde推测鸟儿们食用了这些发酵的果子而酒精中毒,在飞行的时候丧失了方向感,直接撞到了建筑物上面。

不过鸟类学者对此嗤之以鼻,他们认为黄连雀这种拥有比平常鸟类更大的肝脏的鸟儿一来能够处理体内的酒精,二来也不会摄取过量的发酵果子。接着Kinde把上面那张解剖图发了过去,接着专家们都闭嘴了。

除了黄连雀,嗜酒的动物也有不少案例。比如说2010年一只印度的大象饮了不少家酿的米酒,接着发酒疯造成了3人死亡。埃及的一种吃水果的蝙蝠也会因为吃了发酵的水果而难以飞行。当然要说这些动物为了酒精造成的精神刺激而摄入含酒精食物是充满争议的,至少有很多看上去“嗜酒”的动物是缺乏其他可选择的食物。

那灵长类动物呢?这些年来说什么观点都很难逃离进化论,不过Steven Benner却有一个大胆的推论。他提到了一种人类用来消化酒精的酶,10万年前这些酶的效率要比现在高50多倍。这有可能是人类的祖先从树上爬了下来,捡拾地上那些熟透的水果来吃。也许他们当时还吃得很欢乐。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小野妹纸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