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07 , 14:44

光鲜的世界杯和被伤害的巴西

[-]

非世界杯期间(即一般时期)的6月,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大概要举办16场足球赛,萨尔瓦多8场左右,累西腓(Recife)、福塔雷萨( Fortaleza)、阿雷格里港(Porto Alegre)、贝洛哈里桑塔(Belo Horizonte)和库里提巴(Curitiba),这些城市在世界杯期间举办的赛事都没超过7场。去年这个时候,巴西航班每天输送的乘客要比世界杯期间多出15%,机场因为乘客少了而显得空空荡荡。因为进出口的人变少,航班也变得准点了。这并不是说巴西的航空公司做得不好,相反正因为工作做得好所以没有出现预期之外的意外。

一般在6月份的时候,巴西接待要接待外国游客60万人,这也是巴西预期认为世界杯将带来的游客数量。世界杯游客把“一般”游客挤掉,而它们也是被旅店和各种旅游产业蒙骗的消费人群。

在每一个主办城市里,每一场比赛都伴随着某种节日,贯穿锦标赛期间的当地节日一共有64个。学校闭校,老师和同学只能在家,而如果孩子们不上学的话通常有些父母也会待在家里。每当这些节日到来,物流业的担心、政党氛围也给巴西生产力带来了灾难性的损伤,尤其是第一轮比赛的时候达到了30%的下降比例,这些都没有被世界杯总预算纳入考虑范围。

更严重的是主办城市的开支亏空问题。关于世界杯很少人知道的幕后真相是,所有主办城市都要遵照财政责任法(Law of Fiscal Responsibility)以防城市管理部门超支。一旦没有遵守好超支,城市管理部门身上就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并且必须在世界杯结束后尽快还清。

体育场(勉勉强强)达到了国际足联(FIFA)标准,但是它们被全球主义过滤了,一座座体育馆违背其落户城市的文化、历史。我们了解了象皮病和机会成本,我们知道了大多数人无法参与到足球赛事中来,但是人们近乎遗忘了这些体育馆的逆城市主义问题。它们大部分都与高楼大厦隔绝、被各式各样停车场包围,建立在“被排斥的空间”里。它们获得了LEED认证(绿色建筑评估标准),但又因为跟城市结构交融在一起而变得格格不入。

城市政府通过给居民放假腾出公共空间,公共场所的公共文化和公共设施就像体育馆一样被净化、公司化、私有化。自由的社交活动以及言论抗议被警察压制下来,并专门立法免除了FIFA和跨国公司的纳税义务。简而言之,巴西的全部能量都与国际经济、政治利益挂钩以确保世界杯顺利进行。巴西是多党制国家,成立以来并未发生重大恐怖事件。所以国际媒体总是在向巴西道歉:对不起,巴西。我们胡乱预告你们的灾难对你们是不公平的。这就是64场足球赛事的主场、一个被国际忽略其政治地位、重组的国家。

警卫的镇压和应急机制是全部为了确保世界杯顺利进行而运作着,来自拉丁美洲和其它地方的“中上层、中层阶级”的精英人物,只要他们高兴可以在巴西任意地点、任意时间、以任意方式肆意享受他们的“巴西节”。那些被排斥的群体受到比平时的压制还要痛苦的打压,或是因为没有警察的保护而受到伤害——因为警察的覆盖区已经全部挪至世界杯赛区了。

媒体对于巴西各城市不断展开的抗议活动不报或是少报,增强了巴西这个国家民众不满情绪的暗流。对政府和FIFA来说,消遣的足球和锦标赛流畅的物流运作是件极好的事。但边缘区,暴力镇压的警察不断残害穷人(其中大多数是黑人)。尽管现在舆论比两年前更关注巴西的这些问题,这次世界杯期间巴西还是加倍投入了管制民众的军事力量。

本文译自 FusionSoccer.net,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