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7.06 , 12:03

杯具:小儿子热死在车里,爸爸在忙着发□□短信

# 背景:上月18日,美国佐治亚州一岁零十个月男童Cooper在遗忘在车里7小时身亡。他的父亲Harris被控谋杀和虐子两项罪名。星期四在亚特兰大召开了关于此案件的意见听取会。

[-]

听证会召开时,起诉人说,Harris是一个对妻子不忠的丈夫,不甘捆绑于孩子“为了自由”而谋杀自己的孩子。其中最震惊的一条控诉是:一名侦探在听证会上证实,在22个月大的孩子独自关在炎热的车里时,Harris正在工作期间给两名女性收发内容露骨的□□短信(包括裸照)。

Harris的辩护律师一再否认佐治亚州科布县警探Phil Stoddard提出的Harris向六名女性(其中有一位未成年)发□□短信的说法,但是法官认同了这一事实。

警方说,Harris把Cooper绑在座椅上离开了。有记录表明水银温度计的刻度已到92度(33摄氏度),警方还称那个离父亲工作地方不远的停车场气温达到了88度(31摄氏度)。

“在他进入车子的时候,孩子已经死了并且尸体僵□□,难闻的尸臭味充满了整个车子。但是他还是忍着臭将车子开出了一段距离而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我认为,关于谋杀和虐童两项指控是有迹可寻的。”科布县首席法官Frank Cox在法庭上说。

Harris坚决不认罪,法官也拒绝对他的任何保释行为。

Stoddard说,除了这些与他儿子的死有关的指控之外,Harris还面临涉嫌性剥削未成年少女的重罪以及非法接触未成年少女的轻罪。

网络搜查
此案侦探还通过搜查他的网络记录找到指控他的铁证。在Cooper死之前,他的父亲曾经浏览过一个叫“child-free”的网站并在那阅读了四篇文章。Stoddard说,他还有可能检索过“如何在监狱中生存”的相关词条。初次之外,警方还公布了他和他的妻子Leanna Harris曾搜索过一辆车得要多热才够杀死一个孩子。在Cooper死前五天,Ross Harris曾两次浏览一个公益短片,内容是一个兽医演示将某个物品或者某个人留在封闭的高温汽车里的危险性。Leanna Harris告诉警方说她最近曾看过国家警告人们不要把孩子单独留在车里的故事,她也很害怕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数码产品中的细节是本案的关键证据
警方称Ross Harris承认自己在网上研究过一些在车内热死的案例以及关在车内致死的温度。但他是为了预防这样的事发生,并且也很担心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相关的话,Leanna Harris在接受审讯期间也曾说过。至于这些所谓的研究了解具体是在什么时间尚不清楚。

“我感觉到了他的痛苦,我都哭了。”

这次潜在动机的意见讨论会本来计划90分钟完成,但实际上却多用了三个小时。很多时间都花在讨论他带着他的儿子驶入购物中心寻求帮助时的一系列行动上。

目击者告诉警察说,他们听到了一阵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然后车子停了下来,“Stoddard证实过这些证词确认无误。当时Harris从车上下来然后大喊”我的天哪!我到底做了什么!“侦探说,据目击者称这位33岁的父亲下来以后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发呆,在围观群众告诉他给他的儿子做心脏复苏术时他跑到车子的另一边打了个电话,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他是在跟别人说他儿子的死讯。

从头到尾Harris没有打过911,当911工作人员到了现场让他挂电话时他不听,他们拿走了他的电话给他拷上手铐时Harris还说了句”法克。“侦探还说,Harris跟警方说他没有打通别人的电话,但是通话记录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他在发现儿子的尸体之后打了3个电话,其中包括给他雇主打的长达六分钟的电话。

谁是Justin Ross Harris?
然而,目击者Leonard Madden给了个不同视角的现场情况。她是在和熟人吃完饭走出餐馆的时候注意到围观的人群和显眼的Harris的。“他一直在哭,在嘶吼”Madden说,“他一直重复说我的天~我的天~我儿子死了。”

“我当时感觉到他很痛苦,我甚至都流泪了。”Madden说。

[-]

奇怪的行为
据Stoddard说,Harris当时的言论很奇怪,他说:“我不敢相信这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我会被判重刑的”。

“这是了解到的关于他的一切”,Stoddard说,“‘为什么被惩罚的是我?’他的话还继续着,都是些一面之词。”侦探了解到Harris失业了,夫妻二人都面临经济问题。他们俩给Cooper买了两份保险,一份2000刀,一份2500刀。

Stoddard了解了Leanna Harris去托儿所接孩子却得知孩子根本没有去过那时的表现。她当时回答说:“Ross一定把他放车里了。”当时身边目击者说会不会有其他可能,她却坚持说Ross把他儿子留在车里了。Stoddard还说,Harris两夫妻坐在审讯室的时候Ross对他妻子说Cooper看起来很安宁,当他把儿子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Cooper的眼睛是闭着的。“我担心过他的死相。”Stoddard特别注意到,Harris在说这句话时用的是过去时态。侦探特意补充道,当孩子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他的嘴和眼睛都是张着的。Stoddard说,还有一点可疑之处,Leanna问她丈夫都对警察说了些什么。侦探提供证词道:“她问完以后,让她老公坐下然后说‘你有没有说太多’”。

“没什么好奇怪的”
当起诉人把Harris描述成一个糟糕的、有罪的父亲时,辩护方叫上了自己的证人——曾和Harris一起工作并在过去2、3个月里和他一起运营一个网站优化公司的James Alex Hall。”我保证他在他儿子死那天的表现很正常,并没有什么奇怪或者出格的举动。“警方说,Ross Harris在5点约好和朋友一起看电影,但是他突然跟他们说他会迟到一会。他是4点16分下班的,而他去电影院只用十分钟就够了。

当电影开场30分钟后Harris还是没有到,于是Hall就到外面给他打了个电话,短信没回,电话直接转接语音信箱。当被问到Harris对没有孩子的生活持什么看法时,Hall说正好相反,他很喜欢不厌其烦地谈自己的孩子,哪怕别人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他说他一直很爱他的儿子”,Hall说。“丧子之痛会永远跟随着他。”

在双方互问时,起诉方问Hall他是否知道Harris曾和不同的女人发□□短信。他回答说不知道,并说他并不知道Harris其他朋友的事情。Harris的辩护方则问他们知不知道Harris有一只耳朵聋了,而这一点或许使他在下车时听不到自己孩子的声音。“他一只耳朵聋了甚至可以说和差不多等于聋子了”,Harris的一个朋友为他作证说。Winston Rowell Milling说:“我都是贴着他另外一只耳朵跟他说话的。”

“很容易被干扰”
辩护律师H. Maddox Kilgore说,有证人证明听证会列出的关于他蓄意把孩子留在车里的证据Harris其实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更没有感觉。”这样因为一时疏忽导致的犯罪甚至连轻罪都算不上“他请求法官驳回这些证词。“人在开车的时候很容易心烦意乱、注意力不集中,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Kilgore曾经把打包的剩菜忘在车里了。辩护律师助理Chuck Boring说,有些人把意大利面放车里30分钟才想起来拿。但是Harris不只是忘记了他的儿子这么简单。原告说,他白天工作时曾收到由托儿所发来的邮件并且在中途回车上装电灯泡,这样都不能想起来Cooper吗?“我想有一点值得注意,他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车里(的其他东西上)”,Boring说。“他知道他是为什么去的车上也清楚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

是意外还是高温车内的谋杀?
Cooper于星期六埋在亚拉巴马州塔斯卡鲁萨(Tuscaloosa)。据科布县公共安全科所述,该县法医局测定孩子的死因是”持续的高温炙烤,研究体表信息显示为他杀“。法医局正在等待毒理检测结果,结果以出来才能对Cooper的死亡结果作最终裁定。在Cooper的葬礼上,Leanna Harris表示她爱他的丈夫并坚定站在他这边。

“我生Ross的气吗?”,Leanna Harris对送葬者说。“一点也不。生气两个字从没在我脑子里出现过。Ross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如果将来我们再生一个孩子)一个好父亲。他不仅是好爸爸,还是我们这个家的主心骨,Cooper对他来说意味着全世界。”

本文译自 CNN.com,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0)

24H最赞